基本上是放些所思所感和文章,很腐很博愛,偶爾有喜歡逆自己cp的雅好

歡迎來PLURK聊天:
http://www.plurk.com/aconitum/invite/4

文章堆放處---三頭犬的口水灘:
http://sll23581317.pixnet.net/blog

髭膝<偽物>R18

寫在前面

有肉,但比起開車更認真描寫有病的審神者跟很兇猛的髭切

算是 髭切中心<焚> 的延伸,男審則套用之前某篇鶴一期裡頭出現的男審設定,在這篇有隱晦的主->刀單箭頭,不喜誤入

以上


當審神者把作為近侍的他拽到連刀匠都被支開的鍛刀房時,膝丸不禁納罕。


平常這個主子行事就讓他們難以捉摸,這樣臨時起意想要做些什麼也不是第一次,但特意把常駐鍛刀房的刀匠遣派到其他地方、還避人耳目的在半夜行動,可就不像男人的作風了。


心想這次男人是不是又闖了什麼禍,例如像之前一樣,不小心把歌...

極短篇 <神猴>(微獵奇慎入

從山裡來到村莊的猴子很有靈性。


牠披著價值不斐的袈裟,在貧窮的村子裡可沒幾個人看過這麼美的料子,光這點就讓人對牠高看許多,不將牠當作尋常野獸般驅趕。

做僧侶打扮的猴子甚至會說的人話,一句咬字清晰的佛號更讓見識不多的村人將牠奉為神猴。


若這樣的猴子出現在繁華的地帶或四通八達的港邊小鎮,大概會見怪不怪地被當作江湖賣藝人調教出的把戲,頂多贊一聲妙罷了,可在封閉的山村裡,這樣高喊佛號的靈獸根本不得怠慢,必須用最虔敬的態度對待才行。


人們用一種畢恭畢敬的態度看待這隻神的使者。


漸漸的,猴子發現只要喊著佛號就有東西吃,人們對牠也...

{刀劍亂舞} 德川家康X宗三左文字 <褪色前塵>

寫在前面

明明身為信長鐵粉卻意外被自己安利了家康跟宗三的配對_(:3」∠)_

想寫一個  對宗三的想望跟遺憾都沒傳達給對方半分的家康


以上


--------------------


其實在宗三還歸今川義元所有時,他就見過宗三幾面。


在義元身邊的太刀付喪神表情生動,跟刀主之間的互動親暱,以神靈而言還處於非常年輕的階段,眼神明亮且充滿想望。

那時的宗三未曾正眼瞧過他,畢竟光是探索這個對年輕神靈而言非常新奇的人世就夠忙的了,更何況身為質子的他根本沒機會跟宗三有進一步的交流。


但宗三周圍總是洋溢著笑聲,就算遠遠看著也能感染...

{刀劍亂舞}[江宗] <旬祭> R18

情人節發不出糖,不過試著當一回司機開個車~~

歸類的話算人外H吧,不喜誤入

祝情人節快樂~~


以上

---------------------------------------


伏流彼端傳來清脆的鈴鐺聲響,各色花瓣順著水流漂到他的身邊,然後被蜿蜒的巨大蛇身擋住了去路。


又是一個十年,又是一樁身不由己的罪孽。江雪忍不住嘆息。


精巧的小船在溶洞內隨著伏流緩緩靠近,煙羅紗帳內端坐的人影在永不熄滅的靈火映照下依稀可見。


最終在伏流匯聚的湖邊靠了岸,身著華美衣飾、手捧勾玉的人...

髭切中心 <焚>

寫在前面

經不起考據的髭切中心,之後官方出跟小烏丸的回想大概會被打臉吧www
髭切斬小烏的腦洞開啟後就變這樣了,然後腦補的小烏丸設定強的很莫名

以上


 **************************************************


「斬了他。」


源氏的當家將髭切的本體塞進少年手裡,強制讓他握住刀刃,朝向另一把漆黑的太刀。


初具付喪神形體的少年一臉茫然,似乎還不知道自己將會面臨什麼樣的命運。


那雙眼睛讓髭切不免聯想到與他分隔兩地的弟弟。

他們的眼中,都有著涉世未深的澄...

<壓切宗 聖誕賀文 >

現代PARO


全程灑糖安心食用


聖誕快樂~~



-----------------------------------------



「約會?」從個性一板一眼的學生長谷部口中聽到這個詞彙,宗三忍不住挑眉。



這就像同事之一的五条鶴丸承諾不過萬聖節一樣離奇,畢竟眼前的學生堪稱比尺量的還要規整,他一直以為約會這個字眼早就從對方枯燥死板的腦袋裡摘除了。



「跟人打賭輸掉的懲罰嗎?」找補習班的日本史老師共度聖誕節,聽起來還真是新穎的整人招數。



「反正宗三…老師也沒有安排吧,...

江宗 <破籠> R18G慎入

江雪中心,獵奇向練筆 

架空,時間地點不明確

貼心提醒:

故事風格較為詭異, R18G,而且沒有開車

含輕微食人、肢體異常等劇情

角色死亡、精神異常有


**********


 在他幼年的記憶裡,周遭的大人都告訴他,要當唯一的弟弟小夜的榜樣。


江雪總覺得奇怪,明明除了寡言的幼弟小夜外,他還有另一位名叫宗三的手足才對。

但不論問誰,大家都說沒有這個人的存在。


「宗三明明就在這裡。」指著最接近宗三的地方,年幼的江雪這樣跟照顧他的人說道。

「江雪少爺在說什麼啊,那個地方怎麼可能會有另一個人。」無論他問多少人,...

壓切宗 魔王X宗三 <Entertaining gods(07)>

被屏蔽所以重發///

明明沒有開車,連引擎都沒發動耶 有點意外......

一些比較敏.感的詞彙都盡量處理過了,應該就不要緊了......吧??

已經在考慮敏感字全用♂隔開有沒有用了,覺得莫名有喜感


------------------------------------------------


帳內傳出細微的聲響,除了宗三壓抑的悶哼外,還夾雜信長粗重的喘.ˊ息,肉ˊ.體拍打的聲音更不絕於耳。


站在外頭的長谷部心情複雜,但總歸是放下忐忑的心。


原以為知道江雪的消息後,宗三會魂不守舍或做出什麼過激的反應,本來還想提醒他別露出馬腳讓...

刀劍亂舞 藥宗架空 <花期>

------人間五十年,對歲月亙長的神靈而言,不過是花開花落的瞬間。


宗三已經忘記,當初不過三五歲年紀的自己是怎麼爬到比圍牆還高的樹上,只記得他努力想搆住樹梢上開的最早的櫻花,卻沒注意身體已經搖搖欲墜,踩空之後更是直直落下。


然後,戲劇性地被一隻手抓住腰帶,回過神來已經被拎到對方眼前。


當時還年幼的宗三沒有發現對方單手抓著自己、還蹲在根本承受不了兩人重量的枝頭上,是一件很違反常理的事,只是納悶眼前戴眼鏡、有著紫色眼睛的少年是兄長的友人還是來訪賓客的孩子。


應該不是兄長的友人,畢竟兄長的朋友不過寥寥幾個,他很...

刀審 <殺陣> (無cp向)

含斷刀 死亡 不喜誤入,以上


----------------------------------


又一把刀自戰鬥中殞落。


隨著本體被破壞,平野藤四郎的形體逐漸崩裂,最後在眾人面前消散。


女人僅存的一隻眼睛失焦了幾秒,隨後轉開視線看向不遠處的敵人。

連吉光太刀一期一振也僅僅發出一聲混雜哀慟的低啞嘶吼,沒有因為弟弟的消亡而亂了陣腳。


現在還不是該哀悼的時候,總有時間讓他們悼念失去的一切。


果然,還不夠火候啊。竟然被對方聲東擊西的伎倆耍著玩、竟然因為一把刀的傷亡產生動搖,差點影響戰...

© 金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