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鴉

[工商]CWT49新刊印調-髭膝 <娑羅雙生>

[擴散感謝][CWT49新刊印調]
佔tag致歉


我來發印調斷後路了,可以的話麻煩幫擴散+填個/////(相關連結下收

源氏兄弟極道paro <娑羅雙生>  趕稿已進入尾聲,沒意外的話會於cwt49 day2 販售,這裡想要先調查一下大家的購買意願,以便確認印刷本數

試閱部分共有11章節(楔子+1~10章)

 

<楔子>,<>,<>,<>,<>,<>,<>,<>,<>,<>,<> 


規格...

源氏兄弟極道PARO <娑羅雙生> (十)

前篇點此<娑羅雙生 之九>


帶著膝丸進到刺青店二樓的起居室,將在外頭鬼混數天、身上沾滿灰塵跟血汙的青年扔進浴室,鶴丸翻了翻自己的衣物,發現只有工作時穿的棉製作務衣對方勉強穿得下,扔了衣服跟毛巾在浴室外頭後自己回一樓翻找繃帶跟傷藥。


待他拿了幾卷繃帶跟碘酒上樓,已經洗好澡的青年坐在角落,茫然望著前方的樣子讓鶴丸都想在他面前擺個碗推到街上,實驗看看一晚能掙幾個銅板了。


「這次髭切真的太過分了,當誰的心都跟他一樣是灌鉛鑄模的嗎,簡直惡鬼。」鶴丸用笨拙的手法將膝丸臉上的擦傷跟瘀血全部塗過一層碘酒,把整張臉弄得像畫布似的,青紫褐黃一應俱全。...

源氏兄弟極道PARO <娑羅雙生> (九)

前篇點此<娑羅雙生 之八


「你這次未免太過火,現在弟弟跑不見了也是活該。」

沒好氣的,鶴丸對友人翻了個白眼。


現在可好,弟弟離家出走了才把他們找出來訴苦,要不是看在選的店家不錯又是髭切請客的份上,鶴丸早就代替膝丸把髭切這個沒良心的兄長抓起來蒸餾、看看能不能萃出點人性了。


位於百貨大樓的茶室占據三分之二的地坪,裝潢古樸的門口甚至鋪就了長著青苔的延段石子路,順著遮掩視線的植栽造景跟石燈籠一路延伸到內部,在寸土寸金的都市內營造出與世隔絕的氛圍。


大概是近年來官方掃蕩黑道的立場越來越堅定吧,連帶很多店家都...

源氏兄弟極道PARO <娑羅雙生> (八)

前篇點此<娑羅雙生 之七>


行刺他的男人突兀地笑了,還誇讚他身手進步很多,一副視死如歸的泰然。


「幸好,有把你從會館引出來,雖然你可能不會領這個情就是。」

「會館?」


膝丸不明所以,而男人直說時間差不多了、一邊把頭轉向附近大樓的電視牆。

看向不遠處的螢幕,上面即時播報的新聞主題正是髭切議談的會館,螢幕放眼所及都是濃煙跟大火,還有不絕的爆炸聲。


嗡的一聲,膝丸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男人開開闔闔的嘴不知道在說什麼,而他只能呆愣地看著對方站起身,將手重重握上他的肩頭。


「回來吧,薄綠。那裡已經沒有你...

源氏兄弟極道PARO <娑羅雙生> (七)

 前篇點此<娑羅雙生 之六>


儘管牛若組的殘黨虎視眈眈,髭切依舊維持著泰然自若的步調,因為不喜歡一堆人跟進跟出,在膝丸的勸說下也只是追加幾個若眾負責平日的護衛工作而已。


「兄長,眼下的情勢還到廟會這種人潮眾多的地方實在有點不妥……而且我穿著浴衣,真有衝突也不方便行動。」

「不是有安排護衛嗎,弟弟就當休息一個晚上陪我吧。」


如果是平時,膝丸對自己安排的人選有足夠的信心,憑護衛跟自己的身手要保護髭切的安全沒有太大的問題,可今日卻出現人手不足的疑慮。

剛從清和會的其他組織手上買斷這地區的地下營運,能佈署的人手實在不足,這個...

源氏兄弟極道PARO <娑羅雙生> (六)

 前篇點此<娑羅雙生 之五>


剛剛完成催收債款的工作,入八幡組不久的男人戰戰兢兢地把討回來的債金移交給坐在辦公桌前的青年。埋首於報表的組長胞弟抬頭望向他,默默等他把有些結巴的口頭報告交代完畢,接著稍微提點了下下個月哪些地點的利息金需要追加後就將注意力放回電腦螢幕。


回想第一次見到膝丸時,他還以為對方是八幡組聘請的律師或助理呢,沒想到這個比自己還年輕的青年竟然是組裡地位僅次於組長的人物。


原本以為這樣的他是個不諳武鬥的用腦派,實際上卻比組裡任何人都好戰, 即便平日裡連見膝丸高聲一句都沒有,也沒花心思在非應酬目...

[腦洞]源氏兄弟陪審神者赴宴的場合

稍微休息一下,想寫些跟連載無關的腦洞~~

啊啊但是連載可以的話還是希望大家抽空看看//////說不上是最好,但自覺還算挺用心在寫的( • ̀ω•́ )/


--------------------------------


晚上由時之政府舉辦的宴會他必須出席,由於規定上可以帶兩個刀劍付喪神前往,他也就直接在與會名單上填了髭切跟膝丸兩個名字。


無他,只是想帶剛顯現不久的源氏兄弟過去顯擺而已。


離出發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審神者坐在書房休息,而這時膝丸...

源氏兄弟極道PARO <娑羅雙生> (五)

 前篇點此<娑羅雙生 之四>


入夜之後,坐落於銀座大道上、近幾年崛起的會員制高級夜總會「DATE」亮起招牌,跟往常一樣洋溢著歌舞昇平的氣息。


店內,容貌姣好的公關小姐們用或風趣或優雅的談吐撫慰往來客戶的疲憊,點菸倒酒的動作十分俐落,也很會熱絡席間的氣氛。


夜總會建築共計三層樓,連接的樓梯以繁複的鍛鐵雕花扶手為亮點,舞池跟一般座位設在地下一樓,寬廣的扇形格局像是音樂廳或劇院,正中央的高台上樂師正在彈奏貝森朵夫290三角鋼琴,舞池裡幾對男女跟著音樂輕踏腳步,女伶慵懶的唱腔讓經典老歌的懷舊氛圍瀰漫在昏黃的水晶燈下,彷彿時空也跟...

源氏兄弟極道PARO <娑羅雙生> (四)

前篇點此 <娑羅雙生 之三


「……薄綠,我們不可能會答應的。」


在膝丸要回髭切身邊前,曾經詢問兩個好友願不願意跟他一起走,而那時少年這樣說道,雖然笑著,卻像下一秒就會哭出來似的。


「兄長他對有能力的人向來都禮遇有加,如今牛若組已經……不是要你們忘記頭兒,只是你們也該為自己打算。」這番話連膝丸都覺得自己有些無情,於是他期期艾艾地解釋著:「我也很尊敬頭兒,說不定跟對八幡老爹一樣尊敬……但兄長、兄長他……」


很難再有其他組織能取代牛若組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他進到牛若組時正值新春,組裡上下洋溢著...

源氏兄弟極道PARO <娑羅雙生> (三)

<楔子>

<>

<>

--------------------------------------


市中心住商混合的街區裡,一間招牌寫著「鶴彫」二字、看上去有些陳舊的刺青店早早掛上打烊的牌子,昏黃的燈光隱隱約約從壓花毛玻璃透出,在路人熙熙攘攘的街道上顯得樸素而不起眼。


店內,白髮的瘦削青年拆封全新的刺青針,消毒完畢的工具整齊排成一列,不像為了提早休息才關店的樣子。

他也的確沒有休息的打算,鋪了墊子的榻榻米正趴著一位年紀跟他相仿的客戶,掛上打烊的牌子只是不想讓閒雜人等跑進來打擾罷了。


「所以,你那個寶貝弟弟...

基本上是放些所思所感和文章,很腐很博愛,偶爾有喜歡逆自己cp的雅好

歡迎來PLURK聊天:
http://www.plurk.com/aconitum/invite/4

文章堆放處---三頭犬的口水灘:
http://sll23581317.pixnet.net/blog

© 金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