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是放些所思所感和文章,很腐很博愛,偶爾有喜歡逆自己cp的雅好

歡迎來PLURK聊天:
http://www.plurk.com/aconitum/invite/4

文章堆放處---三頭犬的口水灘:
http://sll23581317.pixnet.net/blog

髭膝/包鶯ABO <Omega家主的日常>

我流髭膝ABO極道paro

Omega髭切xAlpha膝丸+AO包鶯的設定

年齡操作,大概是髭切>鶯丸>膝丸>大包平,不過相差沒有很多就是~


以上


-------------


幽暗。


跟戶外僅隔著廊道,會客的茶房在採光上沒有太大的困擾,但是不知是不是錯覺,此刻就連仲夏鼓譟的蟬鳴都變得模糊不清,暑氣跟豔陽更是被屋簷隔絕在外。


縱然拉門沒有全數關上,明豔的藍天跟波光粼粼的造景池塘咫尺可見,從古備前家前來拜訪的大包平仍舊覺得這個空間被深深淺淺的墨色填滿,從透散微光的紙門到擺放龍膽花的壁龕都...

髭膝<偽物>R18

被屏蔽了,果然需要整篇外接嗎WWW

再貼一次


<痞客邦>

百度<網盤> 密码: dccq


附上相關的其他篇,看不看都不影響劇情,只是讓脈絡比較完整

髭切中心<焚>

審神者中心<無月夜>


***************************

......其實每次翻車都覺得對先前按喜歡跟推薦的人有點不好意思www

但是要整篇貼連結確保不翻又覺得不甘心(?)


畢竟不是純開車,直接貼連結感覺會讓人以為車子非常豪華,所以才不得已整篇外接......實際上滾床單根本滾沒幾行字,總覺得有騙人之虞_(:з」∠)_...


主壓切 <無月夜>

寫在前面


想寫寫看在<髭膝˙偽物>裡的男審,畢竟他常亂入各篇同人插花,寫著寫著都對他有感情了(??)

算是探討身為一個審神者該有的狷介......吧???

含大部分的男審->長谷部要素 及少部分女審->長谷部,不喜誤入


已經有心理準備在腐向裡插入乙女可能會被砲,但我認為執念是不分男女的,公平(...)起見還是保留女審的構想。


不日常,不日常,不日常,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宗三出沒注意


以上


************


「為什麼就是不死心?」男人問道,用刀尖抬起少女的下頷。...

荒川x一目連 <風駐歸途>

寫在前面

說是CP味道其實挺淡的,主要還是想寫連連對子民的眷戀

連連的傳記真的很虐很溫柔_(:з」∠)_


以上


----------------------------------------------------------


「說起來人類最可怕的,果然還是讓神靈沉醉其中的溫柔吧……」


他熟識的神靈在消失時這麼感嘆道,有別於以往提到人類時,那副無比厭惡的神情。


頹圮的神廟裡擺著兩壇祭祀的酒,上頭沒有任何青苔或污痕。

對比斑駁的祭台,玉製酒瓶表面乾淨到令人詫異。


風神知道,那是因為神廟的主人總是偷偷擦拭酒...

極短篇 <神猴>(微獵奇慎入

從山裡來到村莊的猴子很有靈性。


牠披著價值不斐的袈裟,在貧窮的村子裡可沒幾個人看過這麼美的料子,光這點就讓人對牠高看許多,不將牠當作尋常野獸般驅趕。

做僧侶打扮的猴子甚至會說的人話,一句咬字清晰的佛號更讓見識不多的村人將牠奉為神猴。


若這樣的猴子出現在繁華的地帶或四通八達的港邊小鎮,大概會見怪不怪地被當作江湖賣藝人調教出的把戲,頂多贊一聲妙罷了,可在封閉的山村裡,這樣高喊佛號的靈獸根本不得怠慢,必須用最虔敬的態度對待才行。


人們用一種畢恭畢敬的態度看待這隻神的使者。


漸漸的,猴子發現只要喊著佛號就有東西吃,人們對牠也...

{刀劍亂舞} 德川家康X宗三左文字 <褪色前塵>

寫在前面

明明身為信長鐵粉卻意外被自己安利了家康跟宗三的配對_(:3」∠)_

想寫一個  對宗三的想望跟遺憾都沒傳達給對方半分的家康


以上


--------------------


其實在宗三還歸今川義元所有時,他就見過宗三幾面。


在義元身邊的太刀付喪神表情生動,跟刀主之間的互動親暱,以神靈而言還處於非常年輕的階段,眼神明亮且充滿想望。

那時的宗三未曾正眼瞧過他,畢竟光是探索這個對年輕神靈而言非常新奇的人世就夠忙的了,更何況身為質子的他根本沒機會跟宗三有進一步的交流。


但宗三周圍總是洋溢著笑聲,就算遠遠看著也能感染...

{刀劍亂舞}[江宗] <旬祭> R18

情人節發不出糖,不過試著當一回司機開個車~~

歸類的話算人外H吧,不喜誤入

祝情人節快樂~~


以上

---------------------------------------


伏流彼端傳來清脆的鈴鐺聲響,各色花瓣順著水流漂到他的身邊,然後被蜿蜒的巨大蛇身擋住了去路。


又是一個十年,又是一樁身不由己的罪孽。江雪忍不住嘆息。


精巧的小船在溶洞內隨著伏流緩緩靠近,煙羅紗帳內端坐的人影在永不熄滅的靈火映照下依稀可見。


最終在伏流匯聚的湖邊靠了岸,身著華美衣飾、手捧勾玉的人...

髭切中心 <焚>

寫在前面

經不起考據的髭切中心,之後官方出跟小烏丸的回想大概會被打臉吧www
髭切斬小烏的腦洞開啟後就變這樣了,然後腦補的小烏丸設定強的很莫名

以上


 **************************************************


「斬了他。」


源氏的當家將髭切的本體塞進少年手裡,強制讓他握住刀刃,朝向另一把漆黑的太刀。


初具付喪神形體的少年一臉茫然,似乎還不知道自己將會面臨什麼樣的命運。


那雙眼睛讓髭切不免聯想到與他分隔兩地的弟弟。

他們的眼中,都有著涉世未深的澄...

<壓切宗 聖誕賀文 >

現代PARO


全程灑糖安心食用


聖誕快樂~~



-----------------------------------------



「約會?」從個性一板一眼的學生長谷部口中聽到這個詞彙,宗三忍不住挑眉。



這就像同事之一的五条鶴丸承諾不過萬聖節一樣離奇,畢竟眼前的學生堪稱比尺量的還要規整,他一直以為約會這個字眼早就從對方枯燥死板的腦袋裡摘除了。



「跟人打賭輸掉的懲罰嗎?」找補習班的日本史老師共度聖誕節,聽起來還真是新穎的整人招數。



「反正宗三…老師也沒有安排吧,...

江宗 <破籠> R18G慎入

江雪中心,獵奇向練筆 

架空,時間地點不明確

貼心提醒:

故事風格較為詭異, R18G,而且沒有開車

含輕微食人、肢體異常等劇情

角色死亡、精神異常有


**********


 在他幼年的記憶裡,周遭的大人都告訴他,要當唯一的弟弟小夜的榜樣。


江雪總覺得奇怪,明明除了寡言的幼弟小夜外,他還有另一位名叫宗三的手足才對。

但不論問誰,大家都說沒有這個人的存在。


「宗三明明就在這裡。」指著最接近宗三的地方,年幼的江雪這樣跟照顧他的人說道。

「江雪少爺在說什麼啊,那個地方怎麼可能會有另一個人。」無論他問多少人,...

© 金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