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是放些所思所感和文章,很腐很博愛,偶爾有喜歡逆自己cp的雅好

歡迎來PLURK聊天:
http://www.plurk.com/aconitum/invite/4

文章堆放處---三頭犬的口水灘:
http://sll23581317.pixnet.net/blog

髭膝/包鶯ABO <Omega家主的日常>

我流髭膝ABO極道paro

Omega髭切xAlpha膝丸+AO包鶯的設定

年齡操作,大概是髭切>鶯丸>膝丸>大包平,不過相差沒有很多就是~

 

以上

 

-------------

 

幽暗。

 

跟戶外僅隔著廊道,會客的茶房在採光上沒有太大的困擾,但是不知是不是錯覺,此刻就連仲夏鼓譟的蟬鳴都變得模糊不清,暑氣跟豔陽更是被屋簷隔絕在外。

 

縱然拉門沒有全數關上,明豔的藍天跟波光粼粼的造景池塘咫尺可見,從古備前家前來拜訪的大包平仍舊覺得這個空間被深深淺淺的墨色填滿,從透散微光的紙門到擺放龍膽花的壁龕都是。

 

一向大咧咧的他也忍不住正襟危坐了起來,不免納悶自家兄弟怎麼有辦法在這樣的環境下跟對方家主神色如常的談天。

 

充滿壓迫感的白色是源氏家主髭切給他的第一印象。

 

還記得在尚未分化前,族裡對他的管教很是嚴格,預備要繼任當家的兄弟鶯丸比他年長一些,常會藉著訪友的理由把被課業逼得太緊、顯得浮躁不定的他帶出門,而他也是在那時跟源髭切認識的。

 

明明無論外貌談吐乃至於脾氣,都找不出令人詬病的部份,他就是跟對方親近不起來。

隱隱的,甚至有些害怕的成分摻雜在裏頭。

 

「不喜歡羊羹嗎?」時隔幾年,仍舊穿得一身白的源氏當家見他面前的茶點一口都沒碰,露出疑惑的表情。

「大包平可能是在緊張吧。」喝了口茶,同行遠房兄弟鶯丸直接揭他的底,還不動聲色地用竹籤插走一部份的點心。

 

「對剛成年的Alpha而言,一口氣接觸兩個Omega,會心神不寧也是很正常的。」鶯丸的語氣透露些許的寵溺。

當然,調侃的意味非常濃厚,以作弄比自己小了幾歲的青年為樂。

 

「才不是這個原因!」大包平反射性地嚷道,反而更坐實會因為一點小事就暴跳的熊孩子形象。

兩個Omega的表情讓他不自在,那種對孩子的寬容跟戲耍或許在他人眼中可以被歸類為Omega母性的表現,但大包平只覺得本來應該要挺他的兄弟跟外人聯合起來欺負著他玩,有點不是滋味。

 

一攪和,本來讓他窒息的氛圍沖淡了不少,他這才有多餘的精神去端詳源髭切、這個跟鶯丸歲數相差無幾,卻已經繼任家主多年的Omega。

 

說起來他們這些掌控社會暗面的家族讓Omega繼位已是常態,對比還對Omega抱持歧視跟質疑的表象社會,這個屬性的優勢在他們的世界中起了偌大的影響。

 

起初,族中依舊是由Alpha掌權,但Alpha好鬥的個性讓族中世代交替的速度過快,加上族裡對當家的忠誠度往往建立在對Alpha力量的承認上,若當家的力量衰落下來或者族中有力量可以與之匹敵的存在,光是家族內部的動盪就足以讓好不容易建立的勢力土崩瓦解。

就大包平所知,地位最高的幾大家族都是由Omega掌權,守舊的Alpha上位派能掛在中上層已屬不易。

 

慣例上,他們會利用Alpha受Omega訊息素吸引的本能,在Alpha剛分化還不太能控制衝動時,就讓年長且已成熟的Omega以訊息素跟族中地位控制還小的Alpha。

就算之後成年了,最初Omega的訊息素仍可以產生類似銘印作用的效果。

 

分化成Alpha後,第一眼看到的Omega具有偌大的吸引力。

可能是母親,也可能是往後會將之標記的伴侶......總之,在本能上這樣的Omega是Alpha無法傷害,甚至必須付出性命保護的對象。

 

以位階最高的Omega作為家族核心,族中未分化的孩子都歸這個「主母」管轄,分化後的族人生殺大權也掌握在這個Omega手上,造就穩健的家族。

 

同為集權的象徵,跟他稱兄道弟的鶯丸雖然常作弄他,好歹性情上平易近人……不像眼前笑起來令他發怵的白色怪物(當然他只敢在心裡這麼稱呼),再怎麼親切都只讓他渾身發癢。

 

「大包平。」欣賞食具上精緻的蒔繪,鶯丸喚了直勾勾盯著源氏家主看的青年一聲。

 

平常放任對方慣了,一些應對Omega的禮節難免疏漏。

他自己跟髭切倒無所謂,只是看在『某些人』眼底,這樣迫切的注目幾乎就是挑釁。

……比如說,跪坐在髭切身後,自會面開始便不曾開口的青年。

 

名為膝丸的青年頂著跟髭切相像的五官,露出在髭切臉上不曾出現過的嚴厲。

縱然壓抑著,Alpha的信息素仍舊瀰漫而出,表達最重視的Omega被他人恣意打量的不滿。

面對這麼露骨的示威,大包平不顧在場還有兩個Omega,本能放出信息素與之抗衡。

 

其實對Alpha最好的挑釁,是讓自己的氣息包覆對方重視的Omega周身,從肌膚到毛孔無一倖免地侵略個遍,饒是最溫和的Alpha都會為之暴跳。

 

Alpha間互相較量的劣根性蠢蠢欲動,大包平用眼神掃過髭切,而那張似笑非笑的臉就這麼看著這場鬧劇。

對上視線,沉金色宛若獸目的眼睛攫住了他,似乎察覺他的意圖卻不打算阻止。

 

試試看啊。

那雙眼睛沒有笑意,釋放的信息素異常挑逗……缺乏性的意味、純粹讓大包平感受到掠食者亢奮的那種。

 

帶著金屬餘味的甜香竄入鼻腔,讓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像被澆了一頭冷水,連帶打消了要跟膝丸較勁的衝動。

……剛剛一定是鬼迷心竅才有那樣作死的念頭。

 

回過神來發現自家兄弟對他露出責備的表情,大包平有些後悔。

 

因為兩股Alpha的信息素侵擾,鶯丸臉上泛起不自然的潮紅,端著茶的手幾不可見地顫抖著。

 

為了表示對家主的尊重,平日裡成年的Alpha是不會隨意把信息素外放的。

被族裡知道他又給鶯丸添麻煩,少不得要被禁足幾天。

但比起這個,愧疚感更讓他心底發悶。

 

鶯丸難得的休息日就這樣被他搞砸了。

 

「雖然有些失禮,但今天必須先回去……改日我再拜訪吧。」

 

「不,是我冒犯了鶯丸大人。」

聞言,膝丸鄭重地起身致歉。

 

相較於什麼都還不太懂的年輕Alpha,跟在髭切身邊多年的他竟然因為一時衝動將信息素外放,怎麼想都是更該責備的對象。

 

打點好回古備前家的車輛,貴為二當家的膝丸親自送身體不適的鶯丸上車,並表示近期會親自登門致歉,慎重的態度讓大包平不好意思再說什麼……更何況這意外有一半是他惹出來的。

 

「就只是看一下而已,至於這麼生氣嗎?」

 

不滿的抱怨在車子駛離令他不快的宅院後才敢大聲嚷出,大包平為受到刺激導致信息素紊亂的青年做了暫時性的標記。

察覺鶯丸原本緊繃的身軀逐漸放鬆了下來,大包平這才鬆了口氣。

 

茶香似的信息素讓他在臨時標記後忍不住多埋在對方頸間嗅聞一陣子。

 

「你想想,平常你做什麼事我還不都在旁邊看著?用不著那麼生氣吧!」

他在家也是那樣盯著鶯丸泡茶或看書,湊過去窩在一塊也沒被阻止啊。

怎麼別人家隨便瞥一下都不行?

 

「算了算了,別的Alpha跟Omega都神經神經的,還是自家兄弟好。」

 

「……你在這方面的蠢度異常高呢。」他似乎養出一個笨蛋啊,鶯丸嘆道。

 

 

******

 

 

當夜,髭切沿著長廊走到偏屋,過不其然看見燈還亮著。

 

敲了下門,在裡頭的人喊了聲請進之後忙不迭地湊到身邊,把以為是僕人送宵夜過來的膝丸嚇了一跳。

 

和式桌上堆積的文件看上去一時半刻是改不完的,而膝丸似乎沒有即早就寢的打算,一旁已經涼掉的濃茶喝到只剩三分之一,書房常備的棉被也還擱在壁櫥裡,

 

正在核對報表的膝丸放下手邊的工作,為兄長翻出坐墊,連靠枕都擺放成最舒適的角度。

似乎挺喜歡看著膝丸為自己忙活,髭切站在一旁靜靜等候,直到膝丸滿意了才坐上去。

 

「兄長,今天真是非常抱歉。」

「難得看到弟弟這麼激動,其實還挺有趣的。」不以為忤,髭切安慰似的摸了摸膝丸的頭。

 

通常Alpha在小時候會經由打鬥跟競爭建立位階,跟在玩鬧階段定出地位高低的動物頗像。

但是屬性為Omega的髭切並不涉入確立位階的程序,加上他們兄弟倆相差的歲數較多,這讓身為弟弟的膝丸一開始就臣服在他之下,就算之後分化成Alpha也本能性地服從著,在同齡的族人中也是對他最順從的存在。

所以,難得看到對方不理智的一面,比起惱怒,為此感到新奇的情緒反而佔了大部分。

 

大概是因為,前陣子都沒怎麼碰面的緣故。

結果在外頭奔波的膝丸一回來就看到其他Alpha直直盯著他不放------哪怕是實際上對他根本不會有半分遐想的大包平------想來會覺得惱火也是正常的。

 

但是這樣疲憊地為族裡奔波是膝丸的選擇,髭切沒想過要干涉。

 

通常像他這樣的「主母」身邊都會有複數的成年Alpha,用以管轄族人並作為婚配的對象……或Omega的情人。

 

畢竟族中其他Omega或由高位階Alpha的Omega孩子都可以繼承家主的位子,家主就算不產下後代也不會有太大影響。

Alpha對家主的雌伏,在這樣的環境很被接受,甚至被視為Omega擁有最高權力的表現。

 

當然這樣的身分得來不易,舉凡智識謀略乃至於權勢,都要有與他匹配的資格,但也不是那麼困難。

……然而他身邊只有膝丸一人。

 

那些跟膝丸競爭他身邊位置的人,似乎都被外放了。

 

外放?被誰外放了呢?

除了眼前這個看似溫順的弟弟之外,只怕也沒有其他人會做這種事了吧。

 

一向理性的膝丸在遇到跟他有關的事情時,特別容易失去理智。

不容許有任何人越過他來到自己跟前、不容許其他競爭者覬覦離自己最近的位子。

 

回想起當年和族人舉荐的準Alpha們打了一架、一身狼狽走到他面前宣誓效忠的少年,髭切忍不住輕笑。

 

------兄長,請您選擇我……只選擇我。

 

像是用全身的力量訴說著愛慕他的這件事,將本該由複數Alpha分擔的責任一肩扛起,從未有任何怨言。

 

意外的,這種Alpha的獨佔欲髭切並不討厭。

反而覺得非常可愛,產生了想回應對方這份期待的念頭。

 

髭切安撫孩子似的撫摸與他相似的側臉。

眼眶底下淺淺的青色讓膝丸看上去有些憔悴,想來這陣子都處於睡眠不足的狀態。

 

「休息一下吧,晚點我會叫醒弟弟的。」拍拍自己的大腿,髭切提出讓膝丸難以拒絕的邀請。

 

掙扎不過數秒,膝丸終究滿臉通紅的湊了過去。

 

「那個是鶯的東西,我不會搶走的。」

梳弄著膝丸的額髮,髭切輕聲說道。

 

真要說起來,大包平那種警戒的模樣也很有趣。

不過既然弟弟不喜歡,他也不執著於把人弄來擺在身邊就是……更何況他眼中的玩具在鶯看來可是寶貝呢。

 

「兄長,請讓我暫時標記您……」

 

明明想睡卻又捨不得浪費跟髭切相處的時光,膝丸環住兄長的腰際,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

 

------兩股香甜的氣味在密閉的空間內相互侵染。

 

髭切這才注意到自己的信息素不太受控,氣味也甜膩的多。

這是發情期將近的前兆。

 

「哈哈,原來是這樣。」

還在納悶弟弟怎麼比平常衝動很多,原來是因為察覺到自己發情期快來了而產生焦慮啊。

 

「不過明天要進行談判的對象是個Alpha,留點遐想給他比較方便。」

 

他們在對外談判上很佔Alpha上位派便宜,訊息素跟Omega這個身分異常有用。

……在「想跟如此強勢的Omega生下強健的後代」的心猿意馬下,守舊的Alpha上位派往往被忽悠得很慘。

 

但有任何不軌的話,陪在Omega家主旁的眾Alpha絕對會不要命的衝上前……為了族中利益犧牲跟為了生命裡最重要的Omega犧牲,怎麼想都是後者更不要命呢。

 

……真是個把Alpha利用到淋漓盡致的世界。

 

「可是,不喜歡兄長被其他人……那樣看著……」

快睡著的膝丸發出模糊的抱怨,下意識又摟緊髭切一些。

 

在家族利益跟對發情期Omega的獨佔欲中糾結的膝丸發出意義不明的咕噥,撒嬌的樣子跟清醒時判若兩人。

 

「好好~~就當作給弟弟的獎勵吧。」

反正就算沒有那層優勢,他也可以把談判的主導權緊緊握在手中。

 

……不管怎麼說,面對難得對他撒嬌的弟弟,髭切還是很寵溺的。

 

 

<完>

 

偶爾也想寫甜膩膩的源氏兄弟(๑´ㅂ`๑)
膝丸的膝是膝枕的膝(意味不明www


有讀者提出問題所以在這邊解釋一下

膝丸說的暫時標記是咬腺體的那種,跟在體內成結的永久標記不一樣。說起來髭切也不排斥被膝丸永久標記,然而這部分就是膝丸的私心了...體內成結受孕機率頗高,雖然自己跟髭切的小孩子沒道理會討厭,但一想到有比自己更親近髭切的存在,膝丸應該會覺得有些失落吧www
總之,是髭膝無誤喔~


评论(33)
热度(214)

© 金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