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是放些所思所感和文章,很腐很博愛,偶爾有喜歡逆自己cp的雅好

歡迎來PLURK聊天:
http://www.plurk.com/aconitum/invite/4

文章堆放處---三頭犬的口水灘:
http://sll23581317.pixnet.net/blog

Bleach死神 藍銀 <三千鴉>(上)

  ------ 一次的背信和謊言會殺死三隻烏鴉,然後隨著一次次惡行不斷累積,人在死後必須承受烏鴉們的報復。

 

    「哪,藍染隊長聽說過嗎?」寂靜的虛夜宮裡,市丸銀輕笑了聲,「猜猜看,在我死掉之前,會殺死幾隻烏鴉呢?」

 

    單薄身影望著窗外永不破曉的夜空,用浸潤毒藥般的甜嗓說著,皓白纖細的手腕搭著眼前冰冷的牆面。

 

    「這麼說來,持有鏡花水月的我,死了之後,會有漫天烏鴉飛舞吧……」那人也笑了,用深沉的眼睛注視著他。

    聞言,市丸愣了下,隨後掛上平時面具般的燦笑。

    「說不定真是那樣,好可怕……」

 

    烏鴉尖銳的爪子和鳥喙撕扯亡靈的身體,帶來連死亡都阻絕不了的痛苦……

    被毀諾與誑言殺死的烏鴉,在另一個世界兇惡的逼視,誓言報復所有的背信者。

    最後被啄去的,是鑲入虛偽的眼睛,還是滿溢謊言的心臟呢?

 

    但不管是什麼,倘若三千鴉真的存在,迎接他的結局絕對是被啄食殆盡吧?

   虛偽和謊言凝聚出的『市丸銀』。

 

    在護廷十三隊的日子裡,他用不冷不熱的態度傍身於那人,談不上忠心也不曾叛離。

    像是收斂利牙的雪狐,即使順從,也不等於臣服。

    這樣顯得有些疏離的他,竟然成為最接近藍染的人。

 

    連背叛屍魂界之後,藍染也將他擺在最接近自己的位子。

    是護廷十三隊時的習慣吧? 市丸擅自做出結論。

    數百年來的順從讓藍染對他失去戒心。

    這是他僅有的籌碼。

 

    用欺騙亂菊、井鶴乃至於所有人的虛偽,試著騙過藍染。

 

    然而所有的虛偽都為著一段真實無比的在乎,為著松本亂菊這人。

 

    這不是推託。他沒有其他的心願或野心,真的只為一個人做到這般地步。

    為了潛伏在藍染身邊,他不惜和所有人反目,更背叛了執意保護的她。

 

    他在背叛之前對她的好,一定會成為亂菊心中最痛苦的回憶。

    他一直都知道的。

    但那時的他只能隱忍著、用愧疚的表情摟住亂菊,說出不及心中愧疚於萬一的一句道歉。

 

    他不敢正面對看,只能從背後輕摟。

    如果不這樣做,他怕自己構築的謊言壁壘會崩潰。

 

    但在面對藍染時,他所表現的冷靜連自己都詫異。

    也可能是因為,看見亂菊流淚的他,連最後一點衝動,都燃成疲憊的灰燼了。

 

    之後,來到虛夜宮的他變得更加順從,騙過破面、騙過所有十刃……甚至差點騙過自己。

 

    於是,當藍染噙著戲謔的笑,攫住他的唇舌時,他沒有反抗。

    或說,不能反抗……

 

    藍染眼中的『市丸銀』會帶著無所謂的嘲諷,漫不在乎地接受他的所作所為。

    「真是過分的惡作劇啊……藍染隊長。」

    結束意料之外的深吻後,他讓自己笑得像隻偷腥的狐狸,自暴自棄的追加幾個輕啄。

 

    「才不是惡作劇,我可是真的很喜歡銀。」指節分明的大手探入衣襟,惡意的愛撫。

    騙子。

    「……隊長要當心了------可別被烏鴉吃的一點都不剩。」

    沒有多少時間猶豫,市丸跨坐在說著不由衷話語的人身上,挑逗的舔舐。

 

    溫熱的吐息、低魅的沉吟、親暱對視的神情……

    環繞他們耳際的,是足以殺盡三千鴉的無數誑語。


<TBC>

评论(1)
热度(22)

© 金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