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是放些所思所感和文章,很腐很博愛,偶爾有喜歡逆自己cp的雅好

歡迎來PLURK聊天:
http://www.plurk.com/aconitum/invite/4

文章堆放處---三頭犬的口水灘:
http://sll23581317.pixnet.net/blog

花鳥風月組 農校paro

農校paro

花鳥風月 出現比例不均

很腦洞,作者神經病

敬,偉大的動物科系(無誤

 

<特別濃郁>

「喔呀,青江同學對牛很感興趣呢。」暱稱爺爺的乳牛學老師三日月誇獎總是認真筆記的笑面青江同學。

因為常常忘東忘西,之前也發生把牛的四個胃部名字弄混導致授課內容錯誤百出的慘案,三日月索性將所有關鍵字部分以空白表示,美其名用填空格培養學生主動學習的良好習慣,實則完全不管不顧任學生自生自滅,無良的可以。

 

根本不是在抄事實上完全在浪費粉筆,毫無用處的課堂筆記,但青江仍然拾起曖昧的笑容,用不大聲但所有人都聽得到的聲音回答。

「因為很有趣啊。牛因為興奮伸出來的東西又長又大呢……我是說舌頭喔~~」

 

坐在青江身邊的歌仙兼定單手拿起兩塊磚頭厚度的乳牛學課本,重重朝深綠色腦門砸下去,從俐落的動作就可以知道自稱文系的他手勁跟蠻力完全不輸教重量訓練的蜻蛉切老師。

 

「歌仙下手好重,都腫起來了。」抱怨了幾聲,青江繼續寫著偽裝成筆記的小說稿,無視歌仙朝他扔過來的白眼。

 

在官能小說界化名珥加理,以武士與女幽靈間的情愛為主題寫的第一部作品打響了知名度,之後作品皆有不錯成績的新世代官能小說家,此時正揉著友人造成的腫包,努力構思下一部作品。

 

沒多久,他就放棄在紙上寫下任何字。

 

不曾出現在任何平面媒體上,始終保持神祕感,以文字將眾多男女玩弄於股掌之間的絕代公子珥加理,此時正因為夏季的熱風把不遠處的馬廄氣味刮進教室而感到無言,為了不讓下一部作品混雜馬糞的氣息決定停筆。

 

馬糞。是的,馬糞。

 

也許是風向剛好再加上烈日曝曬了昨天浸水的馬糞槽,無法忽視的味道就這樣撲面而來,讓班上所有人的表情都變得很微妙。

 

啊,要是現在描寫在馬廄裡私會的夫人跟傭人,想必能夠具體而微地將馬糞的氣味寫出來吧。

青江這樣想著,但基於不想被冠上「描寫馬糞的天才珥加理」這個詭異的名號,青江還是把紙張收了起來,開始作弄被味道薰到反胃的友人。

 

「歌仙你現在的表情真不風雅……」

「去死,不要吵我。」

 

<具體而微的風雅>

 

能夠穿著實驗袍在沒有動物氣味的環境活動,對歌仙而言自在許多。

 

真好,不用把細心打理的微捲瀏海往上豎起,也不用滿身大汗的在牧場裡整理滿地的乾草,把自己弄得渾身狼狽。

所有實作課程中,就屬細胞及微生物實驗課最讓歌仙喜歡了。

 

「這麼討厭家禽家畜,為何你還選擇就讀農校找自己麻煩?」

好友之一的蜂須賀吐槽。

 

他因為是動物飼料龍頭的虎徹家繼承人所以毫不考慮地就學,青江對馬跟牛之類的大型動物有著迷之喜愛(……?),不常出現的左文字家次男跟著厭倦家族鬥爭的兄長躲到荒郊野外,選擇這間偏遠的學校也算情有可原,但蜂須賀就想不到成天將風雅掛在嘴邊的歌仙為何會來這裡就讀。

 

「要研究微生物也不用特地跑到這裡讀,升學導向的學校也有相關課程吧?」

「……我不擅長計算。」老自稱文系的人尷尬地回答。

 

不願在這話題多加琢磨,實驗開始時歌仙明顯鬆了口氣。

「你們不覺得許多東西在顯微鏡下顯得非常美麗嗎?」搖晃手上經過稀釋的液體,歌仙問同組的人。

 

「不覺得。」因為太高大對細緻東西很不拿手的太郎回答,因為又不小心壓破玻片顯得有些沮喪。

「我對金黃色的作物以較有興趣。」蜂須賀沒太多共鳴。

 

歌仙搖搖頭,對沒有人能跟他一樣對顯微鏡下的精緻事物著迷而感到有些遺憾,吸取需要的量後將液體置入計數板觀察。

 

嗯,彎刀一樣的頭部連接細長的尾端,那流線型似乎十分鋒利邊緣流露生於戰場的刀所背負的淒壯,真是讓人看的驚心動魄,感嘆這神奇的東西究竟源於什麼樣的生物……

 

跳級取得學位跟教師資格,看上去比他們年輕的指導老師藥研說道:「各組拿到的是動物的精子,觀察後要認真記錄。」

 

「啊,歌仙同學那組正在看的是小鼠的精子,形狀非常特別喔!」

 

營造的風雅氛圍頓時煙消雲散。

 

<蛋雞>

 

「沒有鳥兒生來是該被囚禁的。」鬱鬱的看著一起打掃籠舍的長谷部,宗三發出嘆息。

 

手上的掃把有如千斤之重,他意興闌珊的揮了幾下,沒多就便靠著一旁的矮桌不再工作。

 

「我啊,本來就跟牠們一樣,在令人窒息的家族中過著不自由的日子。現在好不容易自由了,也總是害怕這樣的幸福不過是一場夢。」

 

牠們一生下來就不知自由為何物,在四四方方的籠裡過著空白的餘生。

就算有人幫忙清理環境又如何?牠們更需要的是自由啊……

 

「喂~」

「壓切你好吵。」偏過頭,宗三不打算跟長谷部對上眼睛,「看到這樣的情景,我實在……待不下去了。」

 

「想偷溜也該找個更好的理由吧?那一半我可不會幫你掃。」

 

「嘖……」


<指桑罵槐……?>

 

蜂須賀對穀物投注很多心力。

在農校花了許多時間學習各種動物的飼料營養需求,也致力於穀物開發,幾乎準備一畢業就接管虎徹企業的他一邊學習、一邊參與由領養的大哥暫時接管的公司運作。

 

大豆,小麥,玉米……在動物飼料中佔有很大的地位,對人類社會也有諸多貢獻。

 

還有,看起來端莊霸氣的金黃色,在陽光下展現的光澤絕非其他穀物能比擬。

啊,也很像他喜歡的衣服基底色就是。

 

「虎徹家就該貫徹這片值得守護的金黃!」

面對沒有血緣關係的大哥長曾彌,蜂須賀再次堅持他的真品理論。

 

對在家族會議裡提出基因改造大豆販售的長曾彌,蜂須賀仍舊一肚子氣,連在學校進行穀物分析時接到長曾彌的道歉電話也沒什麼好臉色。

 

「基改的大豆根本是贋作!贋作的存在本身就不可原諒!」

「……我怎麼覺得你在拐個彎罵我啊?」聽著自家弟弟的聲音,電話另一頭的長曾彌有點委屈。

 



 

 


评论(3)
热度(41)

© 金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