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是放些所思所感和文章,很腐很博愛,偶爾有喜歡逆自己cp的雅好

歡迎來PLURK聊天:
http://www.plurk.com/aconitum/invite/4

文章堆放處---三頭犬的口水灘:
http://sll23581317.pixnet.net/blog

鬼白 <春酒>

 八大地獄的四季都十分炎熱。但不可否認,春天是地獄一年之中還算不錯的季節。

最像人間的眾合地獄更添了幾分歡快的氣氛,過往人群用或大或小的聲量交談嬉鬧。

 

臉上猶殘留部分狐狸特徵、眾合地獄花街的掮客,今日依舊散漫的躺在長椅上,偶爾還咧了下嘴打了聲哈欠。

「狐狸化作公子身……燈夜樂遊春……」他咕噥的幾聲,十分愜意。

「蕪村的俳句嗎?倒是挺應景的。」聞言,名為檎的野干睜開眼睛,仰視接話的人。

「有提到狐狸所以記得些,畢竟我是野干嘛~~」

 

藥劑師裝扮的青年一派溫和地笑著,手底提了個包裝精美的盒子。

「哎呀,這陣子還想著白澤先生怎麼沒來,這就出現了。」

來自中國的知名惡女妲己在日本的地獄開了間名叫花割烹狐御前的酒店,他則在妲己底下工作,也就認識常在花街晃蕩的神獸,連偶爾會出現的輔佐官鬼燈都混個眼熟。

「前陣子手邊工作太多,害得我想來都沒得來,好不容易告一段落當然要來放鬆一下。」

「這樣啊……不過今天妲己大人正好出門,只怕你是撲空了。」

「嘖,就算小妲己在,我也不能玩得盡興。」很沒形象的努努嘴,「某個惹人嫌的惡鬼放話說他也會來,都不知道這樣很掃興嗎……」

「這也是種愛的表現啊~~」笑彎了眼睛,檎指著白澤刻意將領子收斂個死緊、卻還是遮不住的點點紅印。

 

檎當然知道,眼前的神獸和他口中不共戴天的惡鬼並非單純的互厭。

嗯......大概就歡喜冤家的調調。總不會討厭還不時滾床單去吧?單就這點他就不怎麼相信兩人真心交惡。

當然,他才不會說出歡喜冤家這詞。

開玩笑,閻王大人胸口被兩人戳出來的的七星孔可是很有根據的小道消息啊,別惹毛這兩人才好。

 

「不過,白澤先生還是收斂一點吧,如果已經和鬼燈大人在一起的話。」

「哈?!為什麼要為了一棵樹拋棄整片森林------還是沒胸沒屁股的一棵樹!我才不幹~」

「……樹本來就沒胸沒屁股的啊,白澤先生。」檎因為白澤的語病笑了出聲。

是了,就算折服在那位神通廣大的輔佐官手裡(或床上?),白澤依然是白澤,好色貪花的原則可半點不改。

 

「既然鬼燈大人也會來,我就幫你們找間上等的包廂吧。」

「可以的話真想叫幾個小姑娘一起玩樂……只和個臭臉的傢伙在花街喝酒,想到就覺得浪費時間。」

「我相信鬼燈大人不會准的。」檎一針見血地說道。

 

坐在有對外窗戶的包廂裡,白澤趴在窗口往下看著閃爍各色霓虹的街景。

四月地獄的景色自然沒有天界明媚,但花街特有的氛圍卻讓他更喜歡。

「真是最像天堂的地獄啊……只可惜今天不能找小姑娘玩了。」

門被唰的一聲打開,一襲黑衣的冷面輔佐官待酒館員工放好酒菜後順手將門拉上。

「------那還真是對不起啊,白豬。」低沉到接近陰沉的嗓音頗敷衍的道歉,隨著腳步聲靠近。

「約了人自己還遲到?」

「總要把事情做完才來,今晚喝通霄的。」

拎了幾瓶酒往白澤扔去,鬼燈自己也倒了一杯。

「誰說要陪你喝通霄?這攤結束後我自己找樂子去。」

「看你有沒有本事陪我喝完還醒著。」

然後,鬼燈的挑釁一如往常的得到白澤的回應,酒像水一樣沒顧忌地喝著。

 

看著酒液從唇邊滑落、沿著白澤惹眼的纖細頸項流進衣底,冷面的鬼神不著痕跡的嚥了口唾沫。

該說真不愧是淫獸,連喝個酒都這麼煽情嗎?

 

「今年忙到沒去你那討春酒喝,想想便宜到你了。」

「想在大過年不請自來的傢伙太失禮了吧?而且那幾日我忙得快喘不過氣,怎麼有時間理你。」

要知道新年過後想甩油的人不少,漢方藥他如果沒提前趕工根本忙不過來。

 

沒有接話,鬼燈只是將掛在狼牙棒上的包袱取下,在桌上攤開方布。

晶瑩的液體盛裝在尋常的玻璃器皿中,上頭沒有任何酒行的標誌。

「哎呀,想不到你會自己釀酒呢。」

「我可不是某頭只會吃和玩樂的白豬,這些東西當然會一點。」

「哼哼,誰說我不會?」獻寶似的也拿出包裝精美的私釀。

真把他當作只會和姑娘們玩樂?太瞧不起人了。

 

抱怨歸抱怨,白澤還是湊過去分了杯酒。

「……不過這春酒真的來遲了些。」

「有得喝還嫌?」鬼燈挑眉,「先說好,那杯之後就沒你的份了。」畢竟他也只釀一瓶,自己喝都有些不夠了。

 

嘴裡說得苛薄,他的眼神卻難得溫和了些。

 

八月剝棗、十月穫稻。 為此春酒、以介眉壽。

除了象徵一個輪迴的開始以及長生康健,春酒宴更是與親朋好友相聚同歡的好時機。

他和白澤兩人都太忙,忙到沒時間一起喝幾杯,難得的見面不管是他還是那頭獸類,大都喜歡約在床上就是。

沒辦法,閒著的時間不多,針鋒相對和發洩慾望能同時進行,才是智者所為(……)。

 

鬼燈早就知道,見面的打鬧是免不了的,他們感情從沒好到哪去。

但他還是按著習俗,親自釀了唯一的一瓶酒,在兩人終於空閒了些時約出來喝通霄。

雖然「以介眉壽」這吉祥話,對已經活了不知幾年的神獸而言,是有些令人啼笑皆非,但他還是為白澤斟了酒。

再怎麼討厭,沒了他也麻煩啊……

 

希望白豬那挺虛的腸胃能熬過主人又一整年的摧殘、希望他身體好些,打起來比較不用手下留情、希望……

揚了揚嘴角,白澤眼中的惡鬼在心底默默補上遲來的新年祝福。

雖然,那些祝福仔細想想更接近嘲弄就是。

 

「雖然遲了些,不管怎麼說,新年快樂啊。」

「......你也是,討人厭的傢伙。」

 

 


评论
热度(34)

© 金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