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是放些所思所感和文章,很腐很博愛,偶爾有喜歡逆自己cp的雅好

歡迎來PLURK聊天:
http://www.plurk.com/aconitum/invite/4

文章堆放處---三頭犬的口水灘:
http://sll23581317.pixnet.net/blog

bleach 死神 吉銀 馥夜(上)

bleach 死神 吉銀 馥夜(上)

 

 

 

月白色的細小花序,簇生成柔弱無害的纖指,用一種狀似無辜的慵懶招引。

 

曾有著這麼一個人,會令他聯想到月夜下香氣濃烈、幾乎讓人窒息的晚香玉。

 

 

 

伴隨危險的快樂。

 

 

 

以前,他不懂為何纖細柔美的花朵,為何會有著如此警示的花語。

 

 

 

直到現在,吉良井鶴才領悟那花語的意涵。

 

 

 

隸屬於市丸銀副官的歲月,他確確實實被那抹月白攫住心神、甚至迷失自我。

 

 

 

就連決裂之後的現在,他不得不承認,心中進駐的影子從未散去。

 

 

 

不該出現的白髮死神悄然來到他的面前,嘴角仍舊噙著涼薄的笑。

 

沒有人發現,這名對瀞靈廷來說罪大惡極的反叛者悄聲入侵。

 

甚至他不用說什麼,大可在吉良井鶴尚未察覺的時候置他於死地。

 

 

 

但這名不速之客只是現身在曾經的副隊長面前,毫無攻擊的意圖。

 

 

 

吉良忍不住倒退一步。

 

深夜庭內的暮黃與月白花朵一齊綻放,濃烈的、讓人幾乎窒息的花香瀰漫。

 

眼前的人對他而言不嚳是馥郁花香的噩夢。

 

 

 

「市丸……隊長?」他吶吶喊道。

 

「別來無恙啊,小井鶴。」

 

 

 

回過神,吉良發現自己的斬魄刀直抵市丸的頸側。

 

光可鑑人的刀身成了鏡子,倒映自己猙獰的臉孔。

 

 

 

「嗯?多久沒見面了,怎麼一聲不響往我身上招呼呢,小井鶴?」

 

伸手拂過頸子,市丸不以為意的舔盡染上的嫣紅,仍舊一副輕鬆的模樣。

 

「叛徒!你怎麼還有臉回來------」吉良吼道,眼眶忍不住泛紅。

 

 

 

「為什麼選擇丟下我?你明明知道只要開口、不管是瀞靈廷還是整個屍魂界,對我而言都是可以拋棄的東西------」

 

「……為什麼,你連讓我跟隨的機會都不肯給?」

 

「連松本副隊長都得到你的一句道歉......」

 

------而我,你卻連道別都吝於給予。

 

 

 

「您明明知道、我對你……」

 

他崩潰似的哭吼,有別於平常謙讓的模樣,此刻的吉良向即被拋棄的孩子,憤怒之餘又感到無比悲慟。

 

 

 

「……」輕輕移開架住自己卻顫抖不已的刀,歛去所有笑意的市丸銀湊近。

 

 

 

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吉良如此失控的模樣。

 

眼前溫順到近於卑怯的孩子,其實遠比市丸所想的喜歡自己。

 

 

 

他知道,吉良井鶴這人,最在乎的不是自己的背叛,而是將自己將他留下的決定。

 

 

 

唉唉,所以說,他最討厭這樣的人了。

 

 

 

隨隨便便的將一個人視為「唯一」,卻從不細想對對方而言,自己的存在其實並非唯一、也不是最重要。

 

吉良井鶴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不願意看清一切,一貫的用卑微而殷切的期盼,想著市丸銀的目光能否為他駐足個半瞬。

 

殊不知在保護亂菊這個前提之下,對市丸而言沒有什麼是不能捨棄的。

 

 

 

所以為什麼,要隨便的將他視為最重要的存在呢?

 

市丸並不明白這份執著,卻沒來由的厭惡起無法回應的自身。

 

 

 

……他什麼也給不了。

 

所以,根本不值得這樣懇切的戀慕。

 

 

 

「吶,井鶴……」許久,市丸銀輕嘆了聲,「知道看見你的時候,我最常想的是什麼嗎?」

 

 

 

「你和金盞花很像呢……」

 

指著三番隊代表的暮黃色花朵,虛偽的嗓音難得夾雜一絲真切。

 

金盞花明明有著很接近太陽的顏色,花語卻蒙上哀戀的黯淡色彩。

 

 

 

絕望、迷戀、殷切盼望的幸福......離別。

 

 

 

都是他不自覺施加在對方身上的痛楚。

 

還有,吉良求而不得卻深陷其中的我執。

 

 

 

其實,市丸銀從來就不喜歡金盞花,卻因為沒有急欲除去的理由而將之留下。

 

就這樣任它們在三番隊的庭院發長,不知不覺布滿大半個花圃。

 

 

 

啊,因為自己的視而不見,吉良才會變成這樣嗎?市丸不由得感嘆。

 

悄悄的、悄悄的,愛戀在心中發芽、滋長,對捉摸不定的他。

 

就和被他所無視的金盞花一樣。

 

 

 

哀戀的花語化為香氣,兀自蔓延。

 

 

 

「金盞嗎?呵……的確如此。隊長一向對這花不怎麼上心。」聞言,吉良慘澹的笑了下,「所以對您來說,不管我對您是愛是恨,您都無動於衷……是這樣沒錯吧?」

 

 

 

他悉心呵護幾株親植的晚香玉,出於對那人的移情。

 

而市丸銀對和他很相像的金盞花,卻不曾付出關心。

 

 

 

他的信仰、他的忠誠……全都給了這個男人。

 

可為什麼,到最後那人依然頭也不回的離開?

 

盲目的執著和悄然滋長的情愫,終究是被辜負了嗎?

 

 

 

沒有正面回應青年的質問,銀髮的死神只是拉近彼此的距離,低語:「……今天是特地來看你的,就開心一下給我看嘛~」

 

「夠了!別再------」

 

「這說不定,是最後一次見面了。」

 

 

 

愣怔了一瞬,吉良這才意識到對方說了什麼,卻不明白市丸銀何出此言。

 

 

 

「縛道之一、塞。」毫無預警的,市丸突然使出縛道。

 

 

 

沒有防備的吉良頓時跌坐在地。

 

「隊……市丸銀,你------」

 

 

 

「其實我很不喜歡欠人家什麼,所以來給一些補償,不准說不要喔……反正你也看慣我任性了。」

 

 

 

說罷,市丸銀不慢不緊地褪去自己的衣裝,露出狡獪的一笑。

 


 

<下篇>

bleach死神 吉良井鶴x市丸銀 馥夜(下) 微h


评论(1)
热度(10)

© 金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