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是放些所思所感和文章,很腐很博愛,偶爾有喜歡逆自己cp的雅好

歡迎來PLURK聊天:
http://www.plurk.com/aconitum/invite/4

文章堆放處---三頭犬的口水灘:
http://sll23581317.pixnet.net/blog

肉糧慎入 日壓切宗 <寢取られ>

好,標題都打上肉糧跟NTR還有慎入,已經善盡告知義務擺明這篇純粹想吃肉才打的

所以被雷到就不關我的事了

沒問題下收:-D

 *******************

 

他做了一件很不應該的事。

 

交往多年的戀人越過他走向玄關,看上去應該是要跟朋友出門,穿著十分輕便。

廚房放了對方幫自己準備的晚餐,雖然微波後連取出都沒有就那樣擱在微波爐裡,但長谷部知道這已經是宗三最貼心的表現,也不敢奢求再多。

 

「自己出門小心,有事打給我……記得別用市內電話。」鮮少說謊的長谷部額角有些冒汗,低著頭看文件掩飾,「有幾筆款項要核對,在書房忙的話可能聽不到,打手機比較保險。」

「知道了,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多話。」嘲笑似的輕哼幾聲,宗三穿上厚底涼鞋,並打開大門。

 

「……長谷部。」

「怎麼了?」

 

以為對方有東西忘了拿,他認命起身,走到宗三面前。

本想對方會交代他去哪裡幫忙拿些什麼,卻久久沒聽到宗三開口。

 

被宗三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長谷部輕咳一聲。

 

「你真的,沒有事瞞著我嗎?」

難得露出有些難過的表情,宗三低聲說道。

 

宗三一向不喜歡將脆弱的一面在人前展現,現在卻用這樣的表情詢問著他。

愧疚感讓長谷部的良心隱隱作痛,幾欲將道歉說出口。

但掙扎到最後,他仍用一句想太多了做為逃避。

 

沒問到滿意答案的宗三勾了下唇角,用一種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著他,半晌後走出大門。

 

待大門完全關上後長谷部滑坐在地上,將頭埋於膝間,久久沒有動作。

 

直到因公務需求總是不離身的手機發出短促的聲響,他認命的接起。

點開手機的訊息欄,長谷部表情沉鬱,卻又突兀地泛著一絲紅暈。

 

一個只寫著時間地點的簡訊勾住他的目光,發信人狂妄地打了正三位大人幾個字。

 

在公司以嚴謹出名的他很討厭連應酬語跟問候都沒有、異常失禮簡訊,知道他脾氣的同事下屬們絕對不會發這樣的信件給他。

敢這麼做的也只有他的直屬上司,那個不修邊幅的男人日本號。

 

若是在幾年前他接到這樣的簡訊絕對會打電話過去開罵,就算這個上司掌管他的生殺大權也不會讓步。

但現在,長谷部只是收起手機站了起來,踏著過於沉重的腳步走向浴室。

 

他跟宗三從大學交往到現在,不算特別順遂但也沒太多風風雨雨,而他自認一直以來自己都很認真維繫這段感情。

 

相識的友人笑說宗三總對他不冷不熱,就算哪天離他而去也不是特別意外的事,要他皮繃緊一點。

一直以來他都當個笑話聽聽就過去,卻也覺得若真有一天他們之間的關係有所變化,那多半是因為宗三厭倦了自己所導致。

 

------卻沒想到,真正叛離這段感情的人會是自己……而且還是最讓人詬病的出軌。

 

蓮蓬頭的水柱自頭頂沿著身體漸漸流下,剛才宗三一瞬間流露的悲傷讓他難以忘懷。

 

就這一次。他在心底說道。反正對方也不過是精蟲衝腦才約他的,不用顧忌什麼。

之後就找個機會調去其他分公司吧,現在的公司也不是沒有他就不行。

洗好後長谷部又在臥房待了好一陣子,約定時間快到時才穿上西裝走出大門。

 

依照簡訊上的指示,長谷部很快就找到對方指定的旅館。

拎著公事包,穿著一絲不苟的他就像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出差上班族,還是會認真在下班後跟人約時間繼續談商務的那種。

跟櫃台點頭致意後便上樓尋找印象中的門牌數字。

 

依照簡訊交代的密碼打開電子所後,映入眼中的是他無法理解的畫面。


<鍵結>

<p>

百度链接: http://pan.baidu.com/s/1pLNlZ9T 密码: 9b94

评论(13)
热度(91)

© 金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