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是放些所思所感和文章,很腐很博愛,偶爾有喜歡逆自己cp的雅好

歡迎來PLURK聊天:
http://www.plurk.com/aconitum/invite/4

文章堆放處---三頭犬的口水灘:
http://sll23581317.pixnet.net/blog

刀劍亂舞 江宗 <緣障(下)>

<上篇>


那天與自己年歲相近的手足趁他小憩時悄悄靠近,一向淺眠的他能感覺到對方的指尖撥過自己瀏海的動作。

然後,略帶冰涼但柔軟的觸感印上他的唇,一瞬間他便明白了那是什麼,但對方因為痛苦與壓抑的顫抖讓他不忍指責,只是裝睡著不做回應。

 

那時的他還是家族繼承人候選,過著嚴格但充實的人生。

底下的兩個弟弟十分乖巧,體貼著他還有許多事必須學習,就算很難見面也不會埋怨,往往用孺慕的眼神仰望他這個亦兄亦父的兄長……至少他本以為如此。

 

一旦察覺不如他所想的那般,便能輕易發現,那張面對自己時總無比明豔的笑其實藏著戀慕與哀傷,他無法不去在意。

 

於是他回應這份戀慕,出於同情、亦是因為連他都墜入情網。

 

他原本以為日子會這麼過下去,原本。

但某天他回家時,卻發現那孩子被關了起來。

 

汙穢、淫亂、悖倫……人們用輕視憎惡的表情竊竊私語指責那個將要被放逐的孩子。

 

繼承人候選不該存在這樣的汙點。

那些人用嚴厲的語氣這麼說道,不顧他的懇求執意將那孩子送走。

 

最終,他們只能隔著鏽蝕的鐵牢道別,並承諾再次相見。

 

縱然過了這麼多年,他依舊能憶起那段回憶。

 

仔細的,將宗三因為觸碰結界而皮開肉綻的手指上藥並包紮妥當,江雪難得有些發愣。

 

宗三……他用這個名字、屬於那人的名字喚著妖魔,出自一個渺茫卻支持他一路走來的希望。

他會是「宗三」嗎?或者,又是一個與那人相似的影子?

 

「法師不走嗎?」

他刻意讓自己消失好一陣子,希望這個過於溫柔的人死心。

卻沒想到再次現身時,這張已經逐漸熟悉的臉依舊出現在面前,更因為看到疏於打理顯得悽慘的傷口對他皺眉。

 

「若是因為在意那些話,我向您道歉。」這份令他眷戀的溫柔也帶給他不安,「您真的該離開了,江雪法師。」

「放你自由後我便會走。」

「請不要許下這種承諾。」

 

「您不了解……不該用輕慢的態度看待諾言。」難得的,宗三揚高了聲音:「我根本不知道如何離開,難道您希望自己永遠困在這裡?」

 

不,他其實很明白,眼前的僧侶是認真的許下諾言。

所以才更該阻止。

不能讓他重蹈覆轍。

 

他之所以困在這裡,就是因為------

 

因為……什麼……?

 

「宗三?」

「……不要緊,稍微讓我靜靜。」一瞬間腦海閃過的無數畫面,讓他頭痛欲裂。「總之,這樣的話請您別再說了。」

 

「但我找到了。」撫著青年的背,江雪的目光望向遙遠的樹林。

「你的……屍骨。就在那裡。」

 

只要妥善安葬並誠心超渡,應該就能自由了吧。

這無止盡的束縛,總該有個終點。

 

夜晚的樹林只有稀微的月光從樹葉間灑下,稍有不慎都有可能迷失方向。

撥開草叢,扶著沿山壁鑿成的地道拾階而下,宗三的腳步越發沉重,渴望逃離卻又下意識期待能取回被禁錮的肉身。

真能如江雪所說的,取回屬於他的自由嗎?

 

泛黃的骨骸蜷縮在地牢角落,身上還留有綁縛用的繩索,因為歲月變的破爛,似乎輕輕一勾就能斷開。

脛骨的部分似乎被人打斷了,尖銳細碎的骨片在塵土中很難看清,卻讓人無法不去在意。

 

跟在提燈的江雪身後,宗三頭疼到幾欲作嘔。

 

那些汙穢而惡意的凌辱,還有自己無能為力的哭叫,清晰的恍若昨日。

 

------呵,名門的少爺嘗起來可比那些男娼銷魂啊。

怪不得連他的兄長被迷得神魂顛倒。

喂喂,你怎麼就把他的腿打斷了啊?

誰讓他亂踢亂蹬不識好歹?再說他還要這雙腿做什麼?

 

不想回憶。

明明都已經忘記了,就別讓他再想起來……

 

嗚咽了聲,宗三滿眼血絲,痛苦卻狂怒的顫抖。

 

他曾乞求上蒼垂憐直至聲嘶力竭,亦曾厲聲謾罵神佛無眼。

可回應他的永遠只有不真切的回音,還有那些僧人的越發惡劣的責打。

 

「……所以,我殺了他們,所有人。」在他因為執念變成妖魔之後。

「我就趁他們還有氣時,在他們眼前剖開肝腸。明明是這麼歹毒的人,他們的內臟,卻依舊是鮮紅色的呢……」

 

「他們都不在了。」緊緊握住宗三的肩,江雪神情哀憐。

「你也,該放下了……宗三。」

 

踝骨那串檀珠太過熟悉,他親手製作並贈予的物品,是不會認錯的。

但他現在,卻不由得希望自己的判斷有誤。

 

「您所叫的宗三,真的是我啊……」

心中的狂怒因為江雪的注視緩緩止息,最後只剩下無盡的淒涼。

 

「好久,但我真的一直等著……就算忘了一切,也沒有食言。」

 

禁制碎裂的聲音震耳欲聾,連地底的他們都感覺的到。

在屍骨尚未安置時,困住宗三的屏障卻先一步解開。

 

會找到你的,不要害怕。
……兄長,真的會來找我嗎?
會的。所以你也答應我,無論日子多麼難熬,一定要等下去。


一定要,等下去……

 

「這才是,困住你的原因……」

明白了宗三自縛的執念從何而來,江雪紅了眼眶。

 

搖了搖頭,宗三眼中盡是眷戀。

無視自己與四周景物逐漸崩毀,他吃力的與江雪對望。

 

失焦的眼睛對著明亮的藍,龜裂且漸被風蝕的手指仍舊維持的微微彎曲的動作,像想努力抓住些什麼。

儘管如此,宗三仍舊無聲地笑著,逐漸霧化飄散的身體就像吐盡最後一絲劇毒的芬芳、滿足凋謝的花朵一般。


頹圮卻掙扎的屹立數百年的廟宇應聲倒塌,在附近造成不小的話題。

 

------欸欸,你們聽說了嗎?

 

廟倒塌之前,據說有僧侶裝扮的幽靈在寺廟附近徘徊呢。

 

除了吃人的妖魔,連幽靈都出現了啊……

 

看過的人說祂好像只是在找什麼東西,不會害人的。

 

嗯,不過不知怎麼的突然消失了。

 

大概是,找到了想找的東西了吧……

 

一定是的……




******

寫在後面

 

 

為了再續前緣而執著,更讓魔障由此而生。

因為對江雪的承諾而自縛的宗三

為了履行約定死後仍不停追尋的江雪

 

希望有寫出想表達的,緣與障的感覺


评论(5)
热度(50)

© 金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