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是放些所思所感和文章,很腐很博愛,偶爾有喜歡逆自己cp的雅好

歡迎來PLURK聊天:
http://www.plurk.com/aconitum/invite/4

文章堆放處---三頭犬的口水灘:
http://sll23581317.pixnet.net/blog

壓切宗 宗教paro <Entertaining gods(01)>(R18慎入)

Entertaining gods直譯的話大概就...娛神吧?

-                嘖嘖超想直接打以性娛神的,不過標題收斂點好了       -


宗教paro
神父壓切X聖娼宗三

宗三取悅連自己都不相信的神,壓切則為了取悅心中的如神般重要的信長不惜一切

 
信長X壓切前提的 壓切宗跟些許 信長x宗三(好亂啊這配對...

佔了刀x主的標籤but沒有男審只有信長,有些不好意思

作為鋪陳,本篇只有信長x壓切要素,壓切宗下篇開始


沒問題下收

---------------------

脫去凝固了一層黏稠血液的手套,長谷部沿著鮮少有人經過的小路回到所屬的教堂。 

四十三個。他默默數道。
連同今天手刃的主教,為期一年的暗殺任務終於告一段落,而他也終於能藉覆命的由頭去見許久未曾碰面的主子。

教堂底下有一條直通城堡的密道,那個被世人惡稱魔王的領主正等待著他的消息。
獨自走在幽暗的走道中,長谷部低低哼著早晨教導孩子們詠唱的聖歌,任憑身上稀薄的血腥味與莊重的曲子在狹窄的空間交雜、迴盪出突兀的氛圍。

站在許久不見的主子面前,長谷部無疑是激動的。
按捺住心中的喜悅,他在名為信長的領主面前款款一禮。

「完成了?」

男人倨傲低沉的嗓音像惡獸的低吼,就連最簡短的詢問都讓人不禁顫慄。

「參與武器走私、意圖與謀反者勾結的主教已經處理掉了。」
「其他亂竄的耗子一隻也沒放過吧?」
「是的。相關者已經全數剔除,相信其他人想查也查不出任何東西。」

「哈哈,真不愧是我織田信長的利刃壓切。」男人從不吝於褒讚,尤其對長谷部------他安插在宗教這個道貌岸然的泥淖中,最信任也最可靠的武器。

頭一個妄圖藉由宗教這個看似中立的力量挑戰他的人,被長谷部連同祭台腰斬於高懸的十字架下。
為此他賜給長谷部壓切這個暴虐的稱呼,而長谷部也從未令他失望過。

「能為大人分憂是我的榮幸。」
因為信長的誇讚,長谷部露出一抹笑容,像這數月以來的危險與辛勞單單只憑男人的一句褒讚就能相抵。

而對長谷部而言也的確如此。
為了成就男人的貪婪與野心,要他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他深愛著的、狠戾而高傲的暴君。

癡迷男人的一切,他獻上自己的所有,無論靈魂或肉體(下略


完整<點此>

試著貼plurk不過似乎怪怪的,點不進去的話在留言處友人有幫貼

<就看有沒有緣分看到了...?>


评论
热度(22)

© 金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