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是放些所思所感和文章,很腐很博愛,偶爾有喜歡逆自己cp的雅好

歡迎來PLURK聊天:
http://www.plurk.com/aconitum/invite/4

文章堆放處---三頭犬的口水灘:
http://sll23581317.pixnet.net/blog

藥宗歡樂向 <關於 柄まで通して(♂) 的一些小事>

毫無營養的腦洞,雖然是藥宗不過兩人沒戲份

沒問題下收


 ----------


 


總是將一日之計在於晨這句話掛在嘴邊,然而明顯晚睡的審神者頂著黑眼圈跟鬍渣出現在飯桌前,心想熬夜之後的早起真不是人幹的。


 

老早就出現在飯廳,正幫忙擺碗筷的幾把短刀看了過來,用有朝氣的聲音跟熬夜打電玩的男人打招呼,明顯對比出男人的頹廢。

 

「主上,就算是排休也該做好身體管理。」穿著圍裙端出湯鍋,光忠看見自家主子一臉頹廢的模樣,忍不住叨唸幾句。

「別只唸我,昨天喝酒玩通宵的那群都還沒起來呢。」

 

審神者理直氣壯地回嘴,放眼望去平常總是坐得滿滿的飯廳今天只出現寥寥幾人。

就連夜戰之外的時間被一期督促著早睡早起的短刀們,今天也有好幾把還賴床,可見昨天為了破關冒險遊戲玩到很晚的短刀不在少數。

 

難得休假,連一期都縱容著弟弟們,更別說一向懶散習慣的審神者,光是爬得起來吃早飯都算很難得了。

 

「不用殺戮的日子,感覺離和睦之道更近一步了呢……」穿著內番的家常衣物,江雪左文字拿起碗筷,儘管面無表情依舊能讓人察覺到心情不錯。

 

「江雪殿說的是。能夠放鬆緊繃的心神的確很好。」笑著附和道,一期一振也跟著坐到餐桌前。

 

突然覺得哪裡有些不尋常。

一期環顧了下四周,發現總是作息規律、昨天也沒跟其他弟弟們熬夜玩遊戲的藥研並沒有出現。

 

「藥研呢?」

「好像從昨晚就沒有看見藥哥了。」亂回想了下,發現從昨晚確定排休後就沒見過對方。

 

「要不要去宗三那裏找找?」拿著筷子隨意比劃,鶴丸口齒不清的提議,「我昨天碰到藥研,他說難得放假要找宗三閒聊幾句。」

「大概是待太晚直接在宗三先生那裏睡下了吧。五虎退去叫一下藥研吧,一直打擾也不太好意思。」

 

「好、好的。那要順便叫宗三先生一起吃嗎?畢竟宗三先生不太按時吃飯,這樣不好……」

「那就麻煩你了。」江雪一頷首,心想讓自家弟弟融入這樣和睦的環境有益無害。

 

抱著老虎小跑步到宗三門口,五虎退怯生生地喊著,但過了一會兒仍舊沒人回應。

 

「打、打擾了,宗三先生……」小心翼翼地推出一條縫隙,他朝房間內張望著,然後在皺巴巴的床上發現自家兄弟跟左文字家打刀交纏在一起的身影。

 

一切就從這裡開始------

 

發出驚慌的慘叫,被刺激到的孩子抽抽噎噎地跑回飯廳。

 

「怎麼?宗三有起床氣拿刀砍你嗎?」

「……鶴丸殿下,宗三才不會做這種事。」江雪皺著眉為宗三辯駁,卻也不解五虎退飽受驚嚇的原因。

 

好不容易鎮定一些的五虎退面對周遭不約而同投過來的視線,緊張到又紅了眼睛。

 

「我、我沒看到宗三先生跟藥研哥脫光光睡在一起……也沒看到用過的紙巾跟奇怪的瓶子被扔在床邊……嗚嗚嗚什麼都、都沒看到……對不起……」

 

……這不就什麼都看到了嗎?

 

足足安靜了三秒,然後飯廳的氣氛頓時熱絡起來。

 

「今晚要煮紅豆飯慶祝一下嗎?」

「比起紅豆飯,藥哥似乎比較喜歡鯛魚喔,光忠先生。」

「哈哈,雖然他們在織田家的那段時間就處的很好,不過真的走到一塊還是嚇到我了啊……」

「之後他倆如果能更齊心為主殺敵,似乎也不是壞事。」

「喂喂,長谷部你就不能提一些工作之外的感觸嗎~~」

 

當然,也有為此感到憂慮的,例如聽到消息後表情就有些糾結的江雪左文字。

 

「對未成年的孩子出手……兒童保護法……」

 

縱然自家弟弟找到合心合意的對象讓江雪非常欣慰,但各式各樣的擔心也隨之出現。

 

擁有軀體後跟著審神者學習許多人世間的常理,也常常從電視獲得資訊。先前出現在新聞裡、意圖對兒童不軌的罪犯,此時此刻在江雪腦海裡換成了宗三,讓他的胃有些抽疼。

 

「江雪先生,藥研可比宗三大上百來歲有餘。」見江雪煩惱到連眉頭都狠狠皺起,一期忍不住開口。

 

「……原來如此。那,往後粟田口跟左文字就是親家了……」頓時江雪的表情和睦不少,連看向一期的眼神都有著難得一見的溫和。

 

「宗三先生之後要入籍到粟田口家嗎?」

 

先前休假看了不少連續劇,亂顯得有些興奮:「亂覺得婚禮果然還是傳統點好,穿白無垢的宗三先生一定很好看!」

 

「不過嫂嫂之類的,叫起來總覺得害羞呢……」一想到藥研就要變成有家室的人,厚就覺得有些彆扭。

啊啊,不過是這麼漂亮的嫂子(?),他也很為藥研高興就是。

 

「等等,你們怎麼一致認為藥研是上人的那個?情況也有可能反過來吧???」

 

宗三很早就來到本丸,想處久了審神者早知道那張漂亮的外表底下可尖銳的很。

而現在,連同江雪在內的所有人都一致覺得是宗三被藥研給怎麼了,這就讓他有點搞不懂到底哪來的默契。

 

「難道有人想看藥哥低眉順眼外加一臉嬌羞的奉茶喊江雪殿一聲大哥?江雪殿想要這個弟媳嗎?」

「但我也無法想像宗三先生變成弟媳喊我哥哥的場景……」

 

「慢著,你們是付喪神吧?人類的倫常根本不需要勉強套用啊。」審神者有點頭疼。

 

雖然自家的刀們這麼融入現世挺好,但再想下去宗三要叫鳴狐什麼都不清楚了。

 

「我反而比較好奇,難道主上心裡沒半點牴觸嗎……自己的兩把刀交往……」

審神者心平氣和到讓光忠有些錯愕。

本以為會遭反對,他都已經琢磨好該怎麼緩頰,沒想到審神者連半點抗拒或震驚的情緒都沒有。

 

「無所謂啊。」叼著筷子的男人擺擺手。

 

同僚之中跟刀劍付喪神相戀的在所多有,前陣子聽說還有跟敵方太刀私奔做苦命鴛鴦的審神者,仔細想想還真的沒什麼……起碼藥研跟宗三還同種族呢。

 

「再說都是我的刀,聘金跟嫁妝都省下來了耶! 」

「啊啊,小家子氣的一面完全展露出來了,太丟臉了吧主上……」

「長大後真不想變成這樣的大人。」

「我們再怎樣都是短刀,根本用不著擔心長不長大吧?」

 

過了好一陣子,大家這才把注意力放回桌上繼續吃飯。

然而,比所有人都率先吃完的審神者提了個讓場面更加混亂的問題。

 

「對了,說到短刀……那啥、雖然有點失禮……不過短刀的刃跟打刀的鞘……有些不搭配吧?」

 

------愣了幾秒總算弄懂自家主子在講什麼,在場的粟田口短刀全員炸鍋。

 

「太沒禮貌了~~藥哥的OO怎麼可能太小!」

亂用力地拍了下桌,為了維護自家兄弟的尊嚴,看得出來他很在意藥研被小看了的這件事。

 

「嗚,不要、瞧不起藥研哥……」連五虎退都抗議了。

「就是!照藥研的氣場來看,OO少說也是鯨頭鸛等級的啊!」

最近從審神者那借了不少動物圖鑑的厚說出了匪夷所思的論點。

 

為什麼是鯨頭鸛……被氣勢嚇到的男人不敢多問,但仍然管不住自己的嘴跟好奇心。

 

「因為疑點太多了啊!我都很疑惑,藥研把OO插進去後兩人還能接的到吻嗎?」

想著兩人的身高差,審神者陷入糾結。

 

親不到吧……嗯,如果宗三腰夠軟的話……不不,應該還是無法……

 

顯然這個問題也讓其他刀感到疑惑。

一方面覺得對藥研有點失禮,另一方面又真的很好奇,藥研到底能不能在達陣成功的前提下嘗到更多甜頭。

 

「要一直親著的話,宗三的腰,好辛苦……」一想到宗三可能歷經的難處,江雪嘆了一聲佛號。

「等等江雪,把佛號用在這邊真的好嗎?感覺超微妙的……」縱然沒信教也覺得不對勁,審神者抱怨道。

 

「這個世界,滿溢著悲傷……無法得救嗎……」

「不過是身高差而已有必要這樣嗎?我都快替藥研哭了!」

 

「既然大家都這麼好奇,乾脆鶴丸殿替我們一探究竟好了。被發現只要跟平常一樣打哈哈就沒事了吧……大概?」不知哪個人這樣說著。

「嗚啊,這妥妥的會被殺掉耶!到底誰提議的,巴不得我被砍嗎?」

 

「根本沒人敢問啊……」大家看來看去,卻沒人真敢直接衝到兩人面前問個明白。

 

簡直就像寓言故事裡商討要由誰去給貓掛鈴鐺的老鼠會議一般,話題的走向陷入膠著。

 

這頓飯就在所有問題都找不到答案的情況下結束。

 

粟田口的短刀們推著想溜走的鶴丸往宗三的隔間前進、而光忠拜託長谷部留下來,曾跟那兩人一起待過織田家的他們討論晚上到底要做紅豆飯還是鯛魚料理。

 

意識到宗三可能要加入粟田口大家庭,江雪既欣慰又有些感傷,想著要多花點時間為弟弟的戀情祝禱。

 

看著自家的刀們極為人性化的表現,審神者有些無言。

 

心想總歸不是壞事,他也樂得看大家在出陣以外的時間鬧騰。

 

「不過,到底親不親的到呢?」

 

打算睡個回籠覺的他躺在屋內翻來覆去,最後仍想不出個結論。

 

果然,依舊是個謎呢……


 


评论(2)
热度(77)

© 金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