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是放些所思所感和文章,很腐很博愛,偶爾有喜歡逆自己cp的雅好

歡迎來PLURK聊天:
http://www.plurk.com/aconitum/invite/4

文章堆放處---三頭犬的口水灘:
http://sll23581317.pixnet.net/blog

壓切宗 現代paro <光源氏計畫好玩嗎,長谷部?>

標題很有事的一篇

歡樂向+年齡操作

以上

----------


比平常晚下課的長谷部急著趕往附近的小學。


接鄰居家的小孩回家已經成了慣例。

畢竟隔壁大哥長年奔波各處主持法會,照顧弟弟們的工作就由幾個鄰居幫忙分攤,而他因為就讀的高中距離小學最近,接小孩回家就成了他的工作。


遠遠的,他看到粉紅色頭髮的小孩孤伶伶站在校門,穿著短褲的腿晃呀晃的,顯然等的很無聊。


還來不及叫小孩的名字,他就看到一個形跡詭異的中年人靠近正靠著欄杆發呆的小學生,蹲下身對孩子露出笑容......然後用手不規矩地在孩子身上亂摸。


因為中年人的行徑而暴怒,長谷部飛奔過去直接往對方臉上招呼拳頭,在對方逃走後遷怒似的對小孩大罵。


「宗三!你到底有沒有警覺?平常教你遇到奇怪的人要拉警報器的,怎麼都忘了!」


指著孩子掛在書包上長得像吊飾的防狼警報器,長谷部皺著眉蹲了下來,檢查眼前的孩子有沒有怎樣。

同樣分擔照顧責任的大學生長船光忠擔心附近的治安不好,買了警報器給宗三,沒想到隔沒幾天就差點要用到。


「長谷部好慢。」


在長谷部沒看到的角度,宗三把剛剛藏在口袋裡、自家兄長給的電擊棒往口袋更深處一塞。


這個世界,滿溢著悲傷跟罪惡……真希望世人謹記和睦之道啊……


------這樣感嘆著的兄長在附近傳出幾起性騷擾案件後,用悲天憫人的表情將電擊棒交到他手上,當中的違和感讓目睹這幕的光忠跟鶴丸乾笑好一陣子。


剛剛如果長谷部沒來的話,他就可以試試電擊棒的功用、然後跟同班的青江分享了。


沒理會長谷部的憤怒,長相十分精緻的孩子拉了拉被中年人碰亂的頭髮跟小帽子,主動牽起少年的手。


「別以為這樣我就會原諒你。」雖然這樣說,長谷部還是用另一隻手提過宗三的書包,「現在的小學書包怎麼都這麼重,要小孩背這個也太過分。」


「今天剛好要帶字典回家。」看見長谷部一次提兩個書包,宗三主動提議要揹回自己的。

「專心走路就行了,也沒多重。」


看了挑食不長肉的小孩一眼,長谷部決定之後都先檢查書包的重量,萬一這麼重的話,乾脆上下學都幫忙揹好了。


「……剛剛明明還在抱怨的。」

「囉嗦,我說可以就可以。」

「青江說,鬧彆扭的男生活該一輩子交不到女朋友。」

「都跟同學聊些什麼去了!有點小孩子的模樣好不好?」


一邊感嘆這個人小鬼大的孩子完全不可愛,長谷部一邊牽緊有點冰涼的小手。

現在想來還有些後怕,萬一自己沒有及時趕到該怎麼辦。


宗三在鄰家的阿姨嬸嬸間儼然被當成小公主寵著,雖然長大些後個性變得不太可愛,還是常有人拿著糖果餅乾逗小孩。

而長谷部也不否認,還處在看不太出性別差異年紀的宗三很漂亮,走在路上回頭率高的驚人,打從宗三還圍著圍兜的幼稚園時期開始就如此。


吸引單純想跟小孩玩的大人還無所謂,萬一招來有其他意圖的變態就很麻煩了。


「聽好,萬一之後再遇到那種奇怪的人,完全不用跟他客氣。」制服褲子有點難活動,不過長谷部還是盡力做著示範:「------這樣往他的兩腿之間用力踢下去!然後快跑到便利商店求救……宗三,你到底有沒有在聽?」


小孩的目光完全被一旁的賣冰的攤位吸引住,然後又裝作有在聽他講話的樣子。


雖然太陽已經西下,傍晚的溫度依舊有點高。

牽著的小孩對五顏六色的冰棒裝出不感興趣的樣子,可眼睛又不自覺地一直往那個方向看。


沒好氣地停下來買了一枝冰棒,長谷部把冰塞到小孩手裡。


「回去可別跟光忠說。要是他知道晚飯前你吃了這個會唸的。」

「長谷部不吃嗎?」

「那種只有糖水的東西哪裡好。」不太理解小孩子的口味,長谷部抱怨道。


長谷部的父母常常加班,不過有給一筆伙食費請隔壁租屋的光忠幫忙打理長谷部的晚飯。

牽著小孩按了隔壁大學生的門鈴,出來應門的是銀白色短髮的年輕男子。


光忠跟大學同學一起合租房子,常常不在家的那一位今天剛好特別早回來。


「啊啊,我還想說你們再不回來的話,我就要去路上埋伏嚇你們呢~」

「鶴丸先生。」禮貌性的打了聲招呼,長谷部任由對方拉著宗三的手往屋裡奔去。


裡頭傳來光忠要兩人洗好手才能吃飯的叮嚀,長谷部把自己跟宗三的鞋子擺整齊後才進屋。


深藍色小腦袋從房間探頭看著,確認是認識的人後才走到長谷部面前。


「小夜。」摸摸孩子的頭,長谷部好笑的看著小小的孩子執意幫忙拿宗三的水壺,搖搖晃晃的走到客廳。


將今天遇到的事告訴兩人,長谷部表情十分凝重。

這兩人比自己年長,應該會有較好建議,再不濟也該請他們到警局備個案才是。


「之後會注意的。」吃著晚飯的宗三悶悶說了句。


看長谷部的樣子八成會跟江雪講,而且之後大概會有一陣子連他跟青江約出門都會跟吧。

……好煩人啊。


「光你注意還不夠。」估算自己的零用錢再辦一支手機應該沒問題,長谷部提道:「我多辦一支手機,之後我到門口了再通知你出來,這樣應該比較安全。」

「我喜歡在門口等。」

「別任性,再說你待在教室等也比較不用怕中暑吧?」


在一旁看兩人討價還價的鶴丸突然笑出來。


「喂喂,長谷部你是在顧還沒過門的老婆嗎?看這麼緊會惹人嫌的。」

「鶴丸先生!」

「本來就是,上下課接送就算了,連在哪裡等都要管。」


少年的臉有些紅,也不知是心虛還是羞惱。


「鶴丸先生沒半點成年人的樣子,在講嚴肅的事呢!」

「是是~最好跟長谷部一樣成熟……連老婆都這麼早就找好了~~」

「好了別欺負小孩子。」光忠拍了拍友人,「總之去備個案比較安全,至於手機我覺得有需要,不過由我跟鶴丸出錢好了,畢竟長谷部你也才高中。」


之後真的拿到手機,顏色還跟宗三的髮色很相近。


「……上課聯絡你也不能立刻趕過來吧?」看著正輸入緊急連絡人欄的長谷部,宗三忍不住吐槽。

「請個假就可以了,怎麼說都是我比較近。」


……到底要接送到什麼時候?宗三有些困擾。


一直到小學快畢業了,每天放學仍然可以看到對方在門口等待的模樣。

與其花時間覺得丟臉,不如感嘆對方到底有多堅持跟他一起回家的這件事。


「不會吧?都已經國中了他還要跟你一起回去?」恰巧國中又同班的青江感到汗顏。

看了看簡訊,宗三放棄似的拎起書包。


「看到朋友被別人光源氏計畫,其實還挺好玩的。」

「總比暗戀石切丸老師的某人來的強。」立刻調侃回去,宗三顯得心情很好。

「嘖嘖,被光源氏計畫了還這麼開心……」


不理會青江的擠眉弄眼,宗三走向門口。


上國中後抽高很多,隨著青春期的到來,已經不太有人會誤認他的性別。

可誇他漂亮的人不減反增,連青江偶爾都會在口頭上吃他豆腐……雖然宗三覺得常出言調戲他的青江,其實長相也不遜色到哪裡去就是。


跟在已經是大學生的長谷部身後,宗三有些無奈的默許對方又搶著拿他書包的習慣。


「真的沒有多重。」

「有人幫你拿就該偷笑了,還囉嗦什麼。」


瞇起眼睛,宗三狀似無意的提起:「你的同學之前看見我們一起逛街,好像就到處宣傳『長谷部有個還在念國中的小女友』之類的。」

「那些愛嚼舌根的人不用管他們。」


「不否認嗎?」湊近長谷部的身邊,宗三輕笑了幾聲。


「……需要否認什麼?」依舊板著張臉的青年頭也不回。


仔細一看,青年的耳根有些發紅,動作也略顯僵硬。


在某個沒有人經過的轉角,宗三扳過青年的臉,笑著湊上唇。


------沒料到會被偷襲,長谷部愣了幾秒。

回過神,親了他的少年看起來依舊那副像在嘲笑他的嘴臉。


「光源氏計畫好玩嗎,長谷部?」


「囉嗦……」蹲下身,他摀著紅透的臉,不敢跟少年對看。


不得不承認,那個吻讓他挺高興的。


评论(6)
热度(77)

© 金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