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是放些所思所感和文章,很腐很博愛,偶爾有喜歡逆自己cp的雅好

歡迎來PLURK聊天:
http://www.plurk.com/aconitum/invite/4

文章堆放處---三頭犬的口水灘:
http://sll23581317.pixnet.net/blog

燭壓切(微日壓切) <盛開的戀花> R18(R18G)

含輕微R18G跟燭<<審及日壓切要素,不喜誤入

以上

----------

你跟日本號先生,和好了嗎?

講開之後氣氛算還可以,起碼比以前好些了。

那真是太好了。

是啊……

 

無論好壞,他們仍舊在意著彼此。

因為黑田家的種種,那兩人之間有他無法觸及的維繫。

 

有些困擾,卻又柔軟的苦笑。

長谷部因為沉思而看向遠方的眼睛十分清澈。

 

……很美,他卻無法映照於上頭。

 

------所以,他讓近似於死亡的軀殼承受了他不願向任何人提起的戀慕與渴望。

 

抱著從鍛刀房裡偷出來、不具意識的壓切長谷部,光忠用指腹摩娑對方冰涼的側臉,從緊抿的唇到微微張著的眼睛。

 

沒有被審神者喚醒的付喪神除了一開始機械般的應答外,不會再有任何動作。

無法表現喜怒哀樂,也不具思考能力……維持對外在環境最低程度的反應一段時日後,沒有靈魂的空殼將會逐漸失去機能、邁向跟人類死亡十分相近的狀態。

 

幾乎沒有刀會放到那樣的程度。

除了被完全喚醒,成為本丸第二把相同的刀劍外,大多都會在對外界還有些許反應時,就被刀解或鏈結成為維持本丸運作的一部份。

 

而他,出乎意料的了解軀殼如何邁向死亡,在滿足自己隱晦慾望的過程之中。

 

接下來連外部<痞客邦><pixiv>

百度链接: http://pan.baidu.com/s/1geXv3WJ 密码: hf6v

评论(5)
热度(36)

© 金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