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是放些所思所感和文章,很腐很博愛,偶爾有喜歡逆自己cp的雅好

歡迎來PLURK聊天:
http://www.plurk.com/aconitum/invite/4

文章堆放處---三頭犬的口水灘:
http://sll23581317.pixnet.net/blog

鶴一期 <倒錯> R18G 慎入避雷

含一期x路人女及血腥怪誕表現,毀三觀辣眼睛~慎入避雷感謝

基於許多原因,不會貼微博......看不看的到就隨緣了

以上

------------


能夠進入這個建構於現實與虛幻間的根據地,女人的能力在水準之上。

前來剷除繼承人候選之一,她本來抱著很大的信心能完成任務。

 

卻沒想到甫瞄準就被做為近侍的亂藤四郎砍傷上臂,她只能倉皇敗逃。

 

「本家的那些死老頭有完沒完?」打了個呵欠,男人撿起遺落的槍,看也不看剛剛用槍對準他腦門的刺客一眼。

 

近距離槍枝可不比刀劍好使,更何況這樣的暗殺屢見不鮮,他怎麼可能和無防備?

 

「主人~亂要繼續追擊嗎?」

「好啊,找到就賞你吧。」咧嘴一笑,男人摸摸孩子的頭。

 

刀劍所化的付喪神本身沒有正邪善惡之分。無論聖潔的靈力或汙穢的凡人血肉,皆能成為他們的糧食。

能夠闖進這裡的刺客必定有卓越之處,這種人的血肉對付喪神而言是不錯的補給。

 

「啊,不過被別人捷足先登我可不管喔。」

「討厭,明明是亂的……」

 

房裡傳出這麼大的動靜,其他付喪神自然也察覺到又有人前來行刺。

沒多久本丸內開始大規模搜索遁逃的刺客,半夜裡腳步聲雜沓。

 

躲在尚未被搜查的庭院盡頭,女刺客精神緊繃。

 

當一抹影子出現在面前,她立刻將刀架在對方脖子上。

 

「請不要緊張,我不會加害於你。」

 

抬眼,對上青年平靜的臉龐。

她知道這把刀,粟田口派的太刀一期一振。

 

對方出乎意料的沒有呼叫其他同伴,加上看見她受傷表現出的擔憂,讓那句話可信度多了幾分。

 

在那雙眼睛溫柔的注視下,她拿著武器的力道鬆懈些許。

 

跟著對方來到某間屋內,她才放下一直指著對方的匕首。

 

「不要緊的,等騷動小一點我會送妳出去。」

青年露出安撫的淺笑,拉上紙門隔絕過於皎潔的月光。

 

這個人不會加害於她。女刺客這麼判斷。

看著對方為自己脫去沾黏到傷口的染血衣物,並在房內尋找傷藥的舉動,她才真正放下心。

 

雖然刺殺失敗,但總算沒有走向最壞的結局。

 

裝作沒注意到自己衣不蔽體,撲進對方懷裡瑟瑟發抖。果不其然一期一振因為自己刻意蓄積的淚水慌亂而愛憐的安撫。

 

然後,發現對方因為自己半裸的模樣露出侷促的表情、卻又捨不得瞥開目光的劣性,她心底閃過算計。

 

就她所掌握的資料,這把吉光太刀很得審神者信任、為人也十分溫和單純。若能為她所用,必能掌握信息以作為往後暗殺的籌碼。

 

也許能利用他,一期一振。

 

只是沒想到對方遠比自己想的還要急色,在確認騷動平息後沒有即刻放走她,反而踏著略快的腳步帶著她到更隱密的隔間。

即便面露羞赧,挑逗的神情跟動作可不含糊。

 

面對這樣的邀請,她知道自己賭贏了。

 

下接<pixiv>,<痞客邦>

百度链接: http://pan.baidu.com/s/1bpiYSaj 密码: qgzw

评论(9)
热度(25)

© 金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