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鴉

源氏兄弟abo小段子

Omega髭切 X Alpha膝丸,年齡操作注意
以上


飯後洗完澡回到起居室,他被心血來潮想看電影的兄長圈在懷裡,一同盯著電視螢幕打發時光。

以前髭切總會把下巴擱在他頭頂盯著前方,直到電影結束或睡著被他叫醒為止,現在兩人的體型差已經無法讓髭切從容把他抱在懷裡,下巴擱著的地方也從頭頂移到肩膀了。

 

髭切蓬鬆的頭髮蹭的膝丸後頸發癢,呼出的氣息更是讓他無法專心。

雖然,微妙的挑片品味也是膝丸沒興致專心盯著螢幕看的原因就是。

「我明天先跟管家婆婆拿抑制劑預備著,學校的請假手續也會請人幫忙跑流程,兄長請好好休息。」

即便知道髭切強悍到連發*情期都能照常打理族內各種事宜,膝丸還是希望在自己做得到的範圍內幫上自家兄長的忙,儘管這點小事家裡根本不缺人手處理。

「好乖~好乖~」

 

螢幕上,行動遲緩卻有本事造成人類大滅絕的殭屍朝主角黨躲藏的倉庫圍聚,意義不明、此起彼落的吼叫聲成為男女主角相*擁親*吻的背景音效。

總覺得,看起來頗有黑色喜劇的氛圍。

 

「不知道弟弟的信息素聞起來會是什麼味道……青草味似乎不錯?」

不好好看電影,將臉埋在少年頸肩摩娑的髭切自言自語道。

「這又不是我能決定的。」聞言膝丸忍不住笑了出來。

 

還無法察覺到信息素,但是聽跟他相處不錯的三条家友人說,髭切平時信息素香甜中混合了類似硝石跟血腥的味道,想來血緣相近的他將來分化後氣味也不會差太遠才是。

 

突然被舔過後頸,膝丸嚇得叫出聲,跳起來後埋怨似地瞪著掛上無辜笑容的兄長。

即便不像腺體在頸部的Omega一樣敏*感,後頸仍舊是相對沒防備的部位,突然被粗糙的舌面舔過還是會受到驚嚇的。

 

「抱歉抱歉。」

一聽就知道是缺乏誠意的道歉,髭切玩心未減,把胞弟拉回自己身前。

然後,緩緩側過身,撥開頭髮後露出大片後頸的肌膚。

 

「作為賠禮,弟弟想咬咬看嗎?」

 

意料之內,臉紅到像會滴血的孩子好欺負的緊,支支吾吾了半天才用小到幾乎聽不見的聲量抗議。

「那、那是…兄長的夫婿或情人才能做的事……而且,我也還沒有……」

「嗯?弟弟希望由其他人幫我標記嗎?」

 

狡猾的問題。

因為太狡猾了,膝丸真的產生了想哭的衝動。

 

「我只想要弟弟標記我~該怎麼辦呢~」

明明將脆弱的後頸暴露在一個準Alpha前,名為髭切的Omega無比從容,像他才是撒餌捕捉獵物的一方。

偏著頭,跟眼眶噙著淚水的孩子對上視線,隨後瞇起沉金色的眼睛。

 


「------膝丸想讓我被其他人標記嗎?」

 


……發出無意義的嗚咽,半大的、逐漸長成少年模樣的準Alpha半跪了下來。

近乎虔誠地將嘴唇貼在同胞兄長的後頸上,小小的虎牙叼起雪白的皮肉,慎重收緊牙關、施力咬下。

 

明明只是壞心眼的Omega在欺負根本還無法標記任何人的準Alpha,膝丸卻從這樣的戲耍中感受到了兄長的愛憐。

 

「愛哭丸。」摸了摸剛烙上去的咬痕,髭切顯得心情很好。

「兄長剛才明明有叫對我的名字!」

 

擦著眼淚,百般糾結的孩子最後還是氣笑了。

 

------


寫在後面


這個設定有單獨出同人本,主要敘述的是還沒成年的幼膝丸跟髭切之間那些不得不說的小故事~~~


有興趣的大家歡迎點以下連結:


<通販相關>


评论(20)
热度(278)

基本上是放些所思所感和文章,很腐很博愛,偶爾有喜歡逆自己cp的雅好

歡迎來PLURK聊天:
http://www.plurk.com/aconitum/invite/4

文章堆放處---三頭犬的口水灘:
http://sll23581317.pixnet.net/blog

© 金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