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是放些所思所感和文章,很腐很博愛,偶爾有喜歡逆自己cp的雅好

歡迎來PLURK聊天:
http://www.plurk.com/aconitum/invite/4

文章堆放處---三頭犬的口水灘:
http://sll23581317.pixnet.net/blog

{刀劍亂舞}三条家怪談

他做著一場醒不來的夢。

 

夢中的一切都蒙著灰霧,寂靜的世界讓他逐漸麻木了感官,本在夢中便不怎麼真切的五感現在更像隔了一層層厚重布料似的,連恐懼都顯得幽微。

 

高掛夜空的金色月彎像有魔力一般讓他忍不住仰望,渾噩的腦海似乎掠過一道人影。

 

那是誰呢?思考許久,他依舊想不起記憶中那人的身分,但並不妨礙他仰望月夜的執著,於是他在夢中湖畔旁佇立,任由瀰漫的灰霧將其籠罩。

 

最後,倒映不出月影的湖出現東西投入水中的漣漪,久久未曾散去……

 



從沒想過本丸可以這麼安靜。

 

岩融不大習慣的左顧右盼,以往總是喜歡在走廊追逐嬉戲的短刀們消失了,經過廚房時也沒聽到光忠切菜的聲音,連長谷部在本丸裡吆喝所有人出陣或工作的嘈雜也消失無蹤,只餘依舊嘹亮的蟲鳴在耳邊鼓譟。

 

「啊哈哈~也對,畢竟都結束了。」想來大部分的刀也回到原本的狀態了吧,總覺得有點寂寞呢。

 

足音在長廊迴盪,停止後是一陣刺耳的拉門聲,令人聯想到不祥黑貓死前淒厲的慘叫。

 

「您來晚了呢,岩融閣下。」狹長的狐眼微瞇,傳說中由稻荷神協助鍛造的太刀神情饜足,進食的動作如談吐一般優雅輕快。

 

「喔喔,已經開始了啊~」聞言,岩融的聲調跟著雀躍起來。

 

浸染鮮血的狩衣飄散他們熟悉的氣味,即便化為人形依然下意識的渴求,無關喜惡。

 

「只要吃掉主人的話,就能夠自由往返了……現世與彼端的交界。」

 

所以,他們才願意聽候差遣啊。

經過久遠歲月洗禮、本質上更接近神的三条家刀劍,怎麼可能不用付出任何代價就擁有並且使用?

 

「都提醒過主上大人了,可惜他完全不放在心上。」名為今劍的短刀捧著被削掉大半的審神者頭顱,用手指整理凌亂的髮絲。

 

……有個和尚說過如果和我玩的話,可不只是玩火般的危險喔!

 

「嗯嗯~因為今劍是天狗對不對?」

輕拍在頭頂的手掌很溫暖,讓他舒服的瞇上眼睛。

在本丸時他明明就這樣說了,身為主人的審神者還是一笑置之。

 

倒在血泊中的人在審神者當中小有名氣。

並非戰果特別優異,也不是戰略上有什麼特別之處,讓他頗負盛名的因由在於他和三条家的刀特別契合,只要出陣的隊伍中有三条家的刀在,都能拿到顯著的戰績,鍛刀也能有不錯的收穫。

 

許多審神者求而不得的三日月宗近甫鍛刀就來到他身邊,小狐丸也很順利的拾獲。

外頭相傳他很受三条家的刀劍喜愛,而事實也是如此。

 

因為喜愛這個主人,他們給予戰鬥上全力的支援以及親暱無間的相處。

 

……一切結束後,索取的報酬即是「主人」本身。

 

血肉、靈力、魂魄......將這個讓他們特別喜愛的人類,如同牲禮般的獻祭。

 

------獻祭給日本刀的初始,本丸中最接近神靈的他們。

 

於是,他們就這樣分食著曾經的主人,神情是顯而易見的愉悅。

 

「青江君離開前說過,沒能成為神劍似乎也不是壞事。」吮舔著蒼白斷指上的血,石切丸的聲音透出幾分笑意。

「哈哈,看樣子你被討厭了啊~」岩融大笑。

「怎麼會。」一向儒雅的青年不以為意,抹去唇角殘留的血漬。

 

「向御神刀祈願的話,怎麼有不獻上祭品的道理?」

 

付喪神由人類的器物轉化生成,無法擺脫對人類的眷戀與愛護;而神靈睥睨凡人如芻狗,回應願望理當等價收償。

 

依舊用付喪神的心來看待人類,懷抱無謂的憐憫與溫柔。

所以,那孩子才無法成為真正的神劍啊。

 

「這就是三日月常說的『拿了錢就要辦事』的意思嗎?」眨巴著鮮紅的眼睛,今劍偏頭問道。

「哪,差不多就是這樣。」背對月光的男人輕快的回答,把玩手上暗紅色的物體。

 

不再跳動的心臟溫順地躺在模樣清麗的青年手中,讓青年的手套吸飽了血的重量。

 

「……不,或者該說辦事就是為了拿報償才對。」他啖食刀主的心臟,顯得十分滿足。

 

「難得挺喜歡這個主子的,你們沒嚇到他吧?」掬起腹腔內破碎的肝臟,岩融隨口一問。

「他走得很安穩,到現在還徘徊在夢裡喔。」三日月瞇起眼睛,眼中鑲嵌的皎潔月華奪人心神,「畢竟,『神』還是很溫柔的,對自己喜歡的人類。」

 

最後,剔除血肉的白骨碎裂的粉末似雪、隨風飄散於構築在現實與虛幻之間的本丸。

 

兩個世界的屏障應聲碎裂。

 

「啊,看來現世也恰逢新月呢。」望著逐漸重合的兩枚月鉤,三日月宗進輕嘆道。

 

 *****


查了今劍台詞翻譯後停不下來的腦抽產物~~  以下:

えっへへへー!ぼくとあそぶと、ひあそびではすまないぞ、っておしょうがいってました!
嘿嘿嘿—!有個和尚說過如果和我玩的話,可不只是玩火般的危險喔!

みてのとおり、ぼくはてんぐなんですよ。とんだりはねたりおてのもの!
就像你看見的,我是天狗喔!飛天遁地是我的拿手絕活 ♪

 

然後小狐丸跟稻荷神的淵源就不贅述了

......天狗狐狸加上老妖怪(爺爺表示==),不就是日本神隱三要素嗎www

有點恐怖的三条家~~

 


评论(6)
热度(60)

© 金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