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是放些所思所感和文章,很腐很博愛,偶爾有喜歡逆自己cp的雅好

歡迎來PLURK聊天:
http://www.plurk.com/aconitum/invite/4

文章堆放處---三頭犬的口水灘:
http://sll23581317.pixnet.net/blog

<壓切宗 聖誕賀文 >

現代PARO


全程灑糖安心食用


聖誕快樂~~




-----------------------------------------




 


「約會?」從個性一板一眼的學生長谷部口中聽到這個詞彙,宗三忍不住挑眉。


 


這就像同事之一的五条鶴丸承諾不過萬聖節一樣離奇,畢竟眼前的學生堪稱比尺量的還要規整,他一直以為約會這個字眼早就從對方枯燥死板的腦袋裡摘除了。


 


「跟人打賭輸掉的懲罰嗎?」找補習班的日本史老師共度聖誕節,聽起來還真是新穎的整人招數。


 


「反正宗三…老師也沒有安排吧,這兩張電影票是五条老師給我的,他提議我找你去看。」


從口袋摸出兩張票券,再次確認教師休息室除了他們之外沒有半個人,長谷部故作鎮定的解釋。




「雖然講約會,不過就是出去逛逛跟吃頓飯而已……跟一般朋友出遊沒太大差別……」


如果沒注意他微微泛紅的耳根,還真看不出他正因為邀約年長的暗戀對象而忐忑著。


 


「……」光是想像鶴丸那張看好戲的臉,宗三就覺得無奈。


 


從自己大學打工偶然當了長谷部的家教算起,已經過了五年的時間。當初那個人小鬼大、一點也不可愛的小朋友,現在也進入高中生活的尾聲。


 


也是從那時開始長谷部對自己的暗戀長跑……這是指如果搞到周遭的人都知道他對宗三有好感,還能算是暗戀的話。


 


本來以為照長谷部的個性,再暗戀他個幾年都不見得會有任何進展,宗三也索性裝作不知道比較輕鬆。


 


本來打算找個理由打發長谷部,但觸及對方隱隱期盼的臉,宗三又有點心軟。


 


「我最近有點忙,沒時間想行程。」低頭繼續改起學生的考卷,宗三語氣淡淡的:「如果長谷部安排好行程我就去。」


「這沒問題。」少年明顯鬆了一口氣。


 


嘆了口氣,宗三傳送簡訊推掉跟幾個損友約好的聖誕節聚餐,雖然理由輕描淡寫的帶過,他依舊在訊息傳出後沒多久就接到其中一人的電話。


 


到底在八卦什麼。宗三認命接起電話,果不其然聽見對方不正經地問候,隨意寒暄幾句就直奔八卦核心。


 


「這麼多年終於想開了嗎? 年輕的孩子很對味吧,我是指個性喔~~」


「……我記得這時間你還在上班,青江。」


「呵…區區上班怎麼比的過朋友戀情重要呢?」


 


「總之不是你期待的那樣。再怎麼說長谷部都太年輕,很多事還不會想。」


 


在宗三看來,長谷部對他的喜歡八成是青春期的躁動而已,隔個幾年交交女朋友就會好的。


再說,如果承諾會等他,到時明明已經沒感覺了、對方還因為心生愧疚不得不跟他在一起,宗三也不願意的。


 


大致跟青江提了下自己的想法,宗三原以為聽完後對方就會失去興趣,沒想到換來的是損友毫不客氣的吐槽。


 


「嘖嘖,越聽越覺得你也淪陷了。」難得看宗三這麼為一個人著想。


 


「說這麼多,其實還是挺喜歡他的吧?」


「所以我說根本不------」


「總之期待你們的約會細節,之後記得分享啊!」不給宗三反駁的機會,青江直接掛掉電話,估計聖誕節過後就會約他出來吃飯順便求約會細節了。


 


宗三幾乎能想像電話那頭的友人促狹的表情,不禁納悶自己周遭怎麼淨是一群等著看好戲的人們。


 


當天毫無意外,由長谷部規劃的約會,死板到像教條一樣。


情侶約會最經典的水族館跟公園還有逛街樣樣不缺,把少年過於認真的個性發揮到極致。


 


這一整天,他就跟宗三並肩走著,聊天的內容不外乎生活瑣事。


除了景點意圖太過明顯,其它就像長谷部說的,和一般朋友出遊沒太大差別。


 


就連看完那部據說百分之百促成情感增溫的浪漫愛情劇,長谷部也沒有趁著影片渲染的感動跟宗三告白。


 


一整天,長谷部沒牽過宗三的手、更沒有更進一步的踰矩。


……明明都安排這樣的行程,還選了平常他們根本不會去看的愛情電影。


 


看了長谷部五年,宗三不難猜到這是為什麼。


 


連開口告白都擔心造成他的負擔,長谷部把選擇權交給了他,絕口不提這是情侶約會。


只要繼續裝傻下去,大概又會變成一次以朋友身分出遊的回憶吧。宗三心想。


 


直到兩人在車站前道別,長谷部依舊沒有說出任何關於喜歡或情愛的話語,儘管滿眼不捨。


 


「我送你回去好了。」


「都快高中畢業了,根本不用人陪。」長谷部笑著揮手,「今天很謝謝你,宗三。」


 


目送對方踏進車站的背影,宗三不自覺喊住了少年。


 


他大概、真的明白了。


 


不管再過幾個五年,長谷部依舊會這樣執拗的等待著。


早就已經不是年少無知的一時愛慕而已。


 


還真是夠笨的了……


笨到、讓他想不回應都不行了呢……


 


一臉不解走回暗戀對象面前,長谷部被拉住了圍巾。


然後,貌美的青年湊到他耳邊,說出他企盼許久的話語。


 


估計會被取笑很久吧,但他還是感動到紅了眼眶,只能模模糊糊地抱怨青年一臉戲謔的模樣。








 


「------所以,現在的發展也是聖誕驚喜之一嗎?」


 


當晚跟著回到宗三住處,經不起撩撥的少年手撐在宗三兩邊,繃著臉逼近。


維持被撲倒的姿勢,宗三依舊一臉餘裕。


 


「輕吻對小朋友而言太刺激了,長谷部不用勉強沒關係的。」


 


氣不過青年的表情,長谷部用堪稱兇猛的氣勢,閉起眼睛飛快的親了上去。


 


「……已經成年了,別一直當我還是小孩子!」


太過急躁的他不小心撞到宗三的牙齒,痛到泛淚的表情怎麼也達不到他預計要展現的浪漫。


 


顯然也疼的不輕,宗三摀著嘴在心底罵了幾聲白癡,卻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種吻技還是由我承包好了------省的你之後敲斷別人的牙齒。」


「那還真是偉大的犧牲啊。」長谷部沒好氣地回道。


 


支起身體,本被壓在身下的青年反過來棲身逼近對方。


 


「那,為了答謝長谷部君精心規劃、卻還是不怎麼浪漫的約會,該由我回禮了……」


「明明就挺開心的還嫌棄成這樣……喂你幹什麼?不要亂摸!……唔唔……」


 


之後長谷部就沒餘裕在講出什麼煞風景的話,年長的戀愛對象很有誠意地回報給他一個難忘的聖誕夜。


 


------隔天一早,獨居的宗三床上多了一個捲著棉被裝死的小情人。


 


「醒來就別裝了,長谷部君。」沐浴後只披了件浴袍的青年擦拭濕漉漉的長髮,挑釁的提了句:「這會讓我覺得,自己像情色童話裡拐純潔小男童到床上吃掉的魔女……」


 


「誰是小男童啊!」被子裡傳出少年的抗議,露在外頭的半張臉紅的活像煮熟的蝦子。



评论(6)
热度(50)

© 金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