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是放些所思所感和文章,很腐很博愛,偶爾有喜歡逆自己cp的雅好

歡迎來PLURK聊天:
http://www.plurk.com/aconitum/invite/4

文章堆放處---三頭犬的口水灘:
http://sll23581317.pixnet.net/blog

源氏兄弟極道paro <娑羅雙生> 楔子

拿來練筆的髭膝長篇同人
其實故事架構都做好了,按部就班應該能如期完成......吧??

以上

-----------------------------------------------------


頭一回殺人,二十歲的他無疑是緊張的。


待斬的罪人雙手被反綁跪在他的面前,似乎被折磨了一段不短的時間,瘦到脫形並且渾身氣味的罪人連掙扎的力氣都闕如,垂著脖子茫然望向斑駁的水泥地面。


他握緊了手上的太刀,向前的步伐有些虛浮,胃部也隱隱翻攪。


手槍會讓奪去一條人命的門檻降低很多,畢竟扣下板機遠比將手中的利刃嵌進活物身體來的不真切,所以即便槍械對他們而言取得的管道不怎麼困難,在這樣的成年禮上還是會依循傳統使用武士刀斬首叛徒。


這是組裡的成年禮,象徵往後願意為組長跟整個組背負責任與血腥、為此用一條人命來彰顯忠誠。

------還不是每個入組的若眾都有資格參與這個儀式,做不到的話就滾出八幡組吧。作為見證者的幹部們坐在跟廢棄工寮全然不搭的皮椅上,對即將上演的私刑投以過來人的傲慢跟催促。


於是,他只能在眾目睽睽下將刀高舉過肩,壓抑雙手幾不可見的顫抖,暴喝一聲地斬下面前的頭顱,並且因為勢頭過猛連帶削去罪人的雙膝。


在壓力到了極致的時候,所有感官都放大了數倍。他能感覺到刀刃劈開頸肉並斬斷骨頭時因為硬度差異產生的遲滯,與頸骨斷裂的細微聲響。

頭顱掉落後狀似激越地反彈而上,滑稽的重複幾次後撞到一旁鋼筋外露的柱子,空曠的建築迴盪難以形容的聲響,最終無論是頭顱或回音都停了下來。

血液像廉價的劣質油漆般恣意潑灑,隨著滾動跟彈跳在地面與牆上留下醒目的漬痕,讓他聯想到現代藝術在畫布上漫無章法的潑濺表現,又因為這個一閃而逝的聯想太不慎重而打了個哆嗦。


不知所措的茫然被誤解成處變不驚,男人們眼中的讚賞讓他知道自己的表現超出他們預期。

他接受幹部們勉勵的拍肩,渾渾噩噩地回到住處。


就在今天,他被冠上「膝丸」的稱號,跟早他幾年舉行成年禮、斬首罪人時連鬍鬚一併削除的兄長髭切一樣,正式成為組裡重點栽培的年輕一輩。


奪走一條人命的重量對道德標準已然建立的成人而言,遠比懵懂的少年來得沉重。過於衝擊的經歷讓他連怎麼回到家都沒有印象,回過神來,他正抱著租屋處的馬桶大吐特吐,因為嘔吐過猛發疼的嗓眼灼熱到像吞了炭似的。


「弟弟好點了嗎?」

浴室拖鞋隨著步伐發出細微的聲響。抬眼,跟他五官相似的兄長髭切遞過一條沒擰乾的濕毛巾。

動作遲滯了下,膝丸這才接過毛巾,擰去多餘的水分後開始清潔臉跟衣服上的污漬,當機好一陣子的腦袋終於開始正常運轉。


「……謝謝兄長,已經沒事了。」

髭切睡眼惺忪的樣子一看就知道是被自己吵醒的,膝丸有些過意不去,卻說不出要髭切別管自己回房睡覺的話。


「那,弟弟的新名字決定了嗎?」

「膝丸。這名字跟兄長成對。他們還說,八幡老爹能領養我們這樣一對兄弟為組裡效力,還真是很有遠見。」強打起精神,少年刻意讓自己的語調雀躍一些:「沒讓兄長跟老爹丟了臉面,真是太好了。」


「嗯嗯,好孩子~」髭切依舊站在一旁,俯視實際上跟自己年紀差不到幾歲的手足。

已經回到家好一陣子,膝丸眼睛還是紅的,跟他對視時目光沒有好好聚焦,精神過於亢奮,以至於渾身緊繃。


「------那,第一次殺人的感想如何?」

不知體貼為何物,髭切帶著鼓勵的表情,在膝丸飽受衝擊的時候問出最敏感的問題。


「……」膝丸陷入沉默。

盯著自己的沉金色眼睛帶著審視的意味,儘管對方從來跟嚴肅沾不上邊,他還是能感覺的到,問這個問題時髭切非常認真、而他也必須用同等的慎重給予回應才行。


「砍下頭顱時的情緒非常高昂,跟平常打架的感覺不一樣、非常不一樣……但又覺得這種興奮感很抽離…不知道該怎麼辦。」

「喜歡嗎?」

「怎麼可能!」下意識反駁道,膝丸的表情出現顯而易見的排斥,「……就算、就算之後殺再多人都不可能會習慣的。」


聞言,髭切放柔了表情,這才蹲了下來,跟臉色蒼白的膝丸面對面。


「人啊,很容易因為一念之差變成惡鬼修羅。在殺人或施暴時感官會因此亢奮也是沒辦法的,但是絕對不可以因為這樣而感到高興喔。」

「我不會!太奇怪了……那、那樣殺一個手無寸鐵的人……說什麼都不該覺得高興……」


「所以我才說弟弟是個好孩子啊。如果弟弟覺得開心我反而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低聲安慰連話都說不清楚的少年,不在意膝丸吐得一身狼狽,髭切把人抱了個滿懷。 


「八幡老爹明明就說過,弟弟像個普通人一樣過日子也可以啊。」

「但兄長無論如何都必須繼承老爹的位子不是嗎?兄長在哪我就在哪,請別撇下我。」吐到喉嚨有些受傷,膝丸的聲音沙啞,卻非常堅決。


「真可惜,弟弟明明有更多選擇的。」這麼說著,髭切卻笑了出來,直說著好孩子、這樣也不錯,攬住膝丸的雙臂又收得更緊了些。



<下篇點此>


----------------------------------


寫在後面


今後試著把步調放慢一些,覺得自己劇情太緊湊,很多想呈現的東西都找不到適合的時間安插進劇情,真的很可惜 ~~(像是日式庭園的造景之類的,前陣子借了一堆書看了好多進去,結果寫髭膝abo時太想把進程推到喜歡的地方,沒下工夫在寫景這一塊,自覺在背景描寫跟人物互動方面有待加強wwwww

期待文筆能更細緻+更有渲染力一點(「・ω・)「


评论(6)
热度(60)

© 金鴉 | Powered by LOFTER